这部电影,是一场人性的试验

原标题:这部电影,是一场人性的试验

图片 1

先问大家:你遇到过刑满释放人员吗?你怕TA吗?你相信TA所说的话吗?

一阴一阳之谓道,

不用急着回答,哪怕你有一点的犹豫,也都很正常。

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如何能消除刑满释放人员与他人之间的隔阂,一直是社会在探讨的问题。最近一部漫改新片正展现了这其中的微妙关系及赤裸人性。

这部电影中最值得探讨的问题莫过于秦风和思诺的折纸是什么意思,思诺是否应该为自己的完美犯罪付出代价,导演设计了这么一个开放性结尾,确实有非常大的思考空间,也许导演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没有明确交代立场,而是留给观众去判断,我们来头脑风暴一下,折纸可能代表什么。

导演是曾执导《听说桐岛要退部》的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吉田大八**。在不少人的心中,《听说桐岛要退部》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神作”,横扫了当年的日本电影大奖。

很多人大概都忽略了影片开头出现的这句话“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这句话出自《周易·系辞》,认为事物都有阴阳两个方面,两种力量,相反相成,相互推移,构成事物的本性及其运动的法则。这句话出现的时候真的看得莫名其妙,电影结束后慢慢回想才发现这句话非常关键,为整部探案喜剧引入一个关于人性的思考,而这也是陈思成在这部电影中想表达的核心。

图片 2

正如最后思诺所说的个体生命不同,但世间善恶总量不变,每个人从出生就注定扮演各自的角色,有的是善,有的是恶。善恶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这个世界才会正常的运行。有人站在光明之中,就必须有人站在对立面。而人如果只有善或者只有恶,就如同一张平滑的白纸,是无法立足于这个世界上的,纸张折叠之后有了两面能够直立于桌面,说明人有两面方可立足。在电影中从思诺的角度看可以这样理解这个世界上有善良的人,也需要有我来做一个恶人,制造这起案件,借刀杀人干掉颂帕这个坏人,再利用神探让杀人犯养父暴露,但是我是以恶制恶,干掉的两个人都是坏人。我如果只有单纯善良的一面,反而只会让坏人逍遥法外,我把自己折一下,有了两面,纵然我有了恶的一面,但如此我方可立足。

今天要说的这部电影也不弱,拿下了釜山电影节亚洲之窗评委会奖“Kim
Jiseok Award”,并邀来锦户亮、木村文乃、北村一辉、优香、松田龙平等人气实力派主演,卡司强大。

折纸这个场景在电影中第一次出现是秦风为搜集线索到思诺家里,思诺问秦风物理老师留下的题目“如何让一张纸直立在桌面上”,秦风把纸对折后直立在桌面上,思诺说这么简单啊,由剧情我们知道秦风和唐仁第一次到思诺家里搜集线索时思诺就决定利用他们,目的是让自己的养父归案,所以折纸这个剧情想要表现的就不单纯只是解答一道物理题,可以理解为思诺在暗示秦风一张纸本来是不可能直立在桌面上的,换一个角度思考事情就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结果,就是这么简单,本来从案情所呈现出来的表面证据可能做不出任何推断,你把思路翻转一下,推理成立,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那个多不可思议都是事实真相。但是你看到的真相未必就是真相,看似养父爱女心切杀掉坏人颂帕,然而幕后主使另有其人,思诺才是主导了整个案件进程的大BOSS,最后剧情反转,所以折纸也可以代表反转,本来只看到案情的一面,折一下再展开就能看到案情的两面,光明与阴暗并存。

《羊之树》

折纸第二次出现是秦风看穿思诺的计谋,在医院里最后思诺问秦风你是善是恶,秦风没有问答,而是折纸放在思诺面前,这说明他承认自己人性中具有两面,一面是善,一面是恶,所以他作为唯一的知情者,并未打算去揭发思诺。思诺问秦风你爸爸是坏人吗?他说“一个人没有真正的善或恶,要看你怎么理解”,而且秦风说自己学侦探是为了有一次完美的犯罪,这个答案看似难理解,其实并不难,什么是完美的犯罪,在秦风的心里完美的犯罪是通过犯罪的手段来惩恶扬善,所以说没有真正的善恶之分,思诺策划了一场犯罪,但是惩治了恶人,我们能说思诺是坏人吗。

图片 3

秦风想有一次完美的犯罪与他目睹父亲被抓有关,电影没有交代秦风父亲为何被抓,这也是留给观众的开放性思考,我推测秦风的父亲当时被抓应该也是为了惩恶扬善,只是父亲的“犯罪”并不够完美,所以才让秦风想要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并且因为这个童年留下的阴影,导致他说话结巴,现在他目睹了思诺的完美犯罪,可以说思诺完成了他梦想,解开了他的心结。

片名很奇怪,故事的角度也很独特。

先说下电影虚构的背景:日本政府推出一项新政策,开放那些罪名重大的杀人犯提前假释。唯一条件是,他们要在临海的鱼深市生活10年,为这个人口流失的地方提供劳动力。这项政策既可以减少监狱的支出,又能够助长地方的生产力,可谓一举两得。

图片 4

但鱼深市原来的居民知道真相后真的会怎么想?

“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被社会排除再外,另外一种是还没有的,仅仅因为犯过罪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人跟自己不一样。”日剧《Plage:有隐情的人齐聚的合租屋》的这段话用在这部电影上,相当贴切。

本片主角月末是鱼深市居民,同时又是当地公务员,负责接待6位假释人员。

不敢吃鱼的福元、身材很好的太田、沉默寡言的栗本、曾为黑道的大野、友善亲民的宫腰和壮硕粗鄙的衫山,这6位假释人员看上去并无穷凶极恶之相,但实际上都曾杀过人。

图片 5

月末接待了他们后才得知事实,立刻对这6人都起了戒心,但工作还得继续。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与这些人接触,一方面帮助他们融入新生活,另一方面不让他们接近自己的亲友,也不让6人相互之间能接触了解。

这种对待假释人员的态度可谓非常典型。但是,当他得知他们的坎坷经历时,又生出了一股复杂的情绪。

福元因长期遭到欺负,最终无法忍受,用剃刀将老板喉咙割断;太田丈夫喜爱窒息式性爱,有一次太田应丈夫要求勒住他脖子做爱时,不小心误杀了丈夫;栗田遭到家暴对待,趁对方熟睡时杀死了施暴者;宫腰则是防卫过当,失手打死了对方;大野和衫山也都因不同理由才犯下杀人罪的。

图片 6

6人在安排下,当上了看护、送货员、清洁工、理发师、摄影师等,努力投入到新生活。日子看起来过得平静,但暗里又充满不安。

比如,宫腰刚见到月末时就问他:“你不怕我吗?”

又如,福元在被问到哪里学会剃平头时,以为自己杀人犯的身份被知悉,立马惊慌求助月末。

图片 7

在这些曾犯案的人心中都有一根紧绷的弦,他们无一不担心被揭穿、歧视与排斥,但这种遮遮掩掩的“假平静”始终有一天会被打破。

鱼深市每年都会举办的诺罗罗祭祀典礼上,这6人相遇了。而当晚由于福元醉酒暴走,其中几个人也察觉到了彼此的秘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