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小记

读书,我只读到红楼梦的前五回,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到贾宝玉初试云雨情之后就看不下去了。回忆一下青春期以来的成长历程,任何生理变化,比如喉结变大,毛发渐密,给我带来的震惊都不如第一次遗精来的剧烈,少年到青年的转变,就在于那隐秘诡谲的一梦。躺下之前,你还可以在女厕所跑进跑出,可以往女生身上泼水,可以和女生厮打最后被降服——小学五六年级的女同学真是个强壮的物种。第二天醒来以后,你就开始注意到鸡鸡并不只是用来尿尿的,它还给你带来欢愉和羞愧,从此以后,内裤总是潮潮的。

除却书中的,我算见过不多的女人。办公室里一群结了婚的程序员在聊红楼梦,他们说这本说尽贵族社交的书,年轻的时候倒翻过几页,可实在读不下去:纨绔子弟不做实事,整天把酒言欢。我想反驳两句,想想还是不打扰程序员的理想了。
红楼梦的确说的是一群贵族整天嬉戏游玩,很难比得上程序员的实干。程序员这个生物奇妙的地方大概就是他们做事的精气神了,他们永远只考虑最有效最简洁地去解决问题
,而不会任由生命浮华而过。但程序员最悲哀的也在于此,他们忘了男人的生命也可如女人一般飘零。红楼梦如其说是在说社交,不如是在说女人。
红楼中的男人大多粗枝大叶,不可细细圈点。贾宝玉贾赦薛蟠柳湘莲之流,看起来各不相同,实则大同小异。不管他们年轻的时候怎么样,最终他们会成为同样的人:接受社会给男人的定义,成家立业,出人头第。所以薛蟠会去经商,宝玉会去应举。反观女人,则各不相同。蠢的如赵姨娘一般,傻的如傻大姐一般,狠毒如凤哥儿,嗔癫黛玉,敏慧宝钗,晴雯傲,袭人真。这些人美妙的地方,在于她们保持自我,而不会像男人终归大同。
就那个时代而言,这些女人身上有着一点奇怪的男人属性,她们比男人敢爱敢恨。
司棋是迎春的丫鬟,与小厮表弟潘又安私爱。事情败露后,潘又安慌忙逃走。司棋胆大、暴烈、世侩,却勇敢得让人诧异。她母亲不同意她们的亲事,她就一头撞墙死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侠女的气质让人无法回避。这个故事里的小人物潘又安也写得十分有趣。这个私自逃走的男人,在外面赚了一笔横财之后,回来要娶司棋,接着冷静地殉情了。
男人大抵需要一个更长的成长过程。但这个男人的死,却让人觉得隐隐可惜。一个女人为爱情而死,总是光明正大的。一个男人为爱情而死,就有点让人嘲笑的成分。嘲笑完了,才能赞美这个男人。潜意识中,大概男人不能全为爱情而活。他可以爱这个女人,但他还要活下去。
一部红楼,金玉木石总是逃不过去的。宝钗相信金玉良缘,黛玉则信木石相守。
读红楼的时候,总在想宝钗跟黛玉谁更爱宝玉?前80回不分上下,宝钗爱宝玉有体贴,黛玉爱宝玉有折磨。到后四十回,宝玉疯了。
高鹗写了点比较直白的话,宝钗当心宝玉疯了之后,自己嫁过去会悲苦;而黛玉则只是简单的喜欢。这时候读起来,有点嘲讽。但不可否认,男人最终会假言懦弱而娶宝钗。宝钗的爱情现实而不排他,黛玉的世界里却容不下第三个人。宝钗会打理大观园里所有人的关系,心细到博得大多数人喜欢。黛玉则只会在相互折磨中,品味爱情,而不曾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在一场美丽的爱情中,黛玉却从来没有成长过。
木石虽为良缘,金玉才能相守吧。黛玉本是还恩的,注定只美到爱情,不至婚姻。
而贾宝玉这个人很好,好到无用。这句话,评得很妙,但可以加一句。
贾宝玉这个人,不够好,不够无用。装得很爱情,很孝道,最后无奈只能归于顽石。
说无用的话,李煜才够格。在大周后生病时,小周后借探病之机与姐夫李煜偷情。然后这个无用的男人写下了艳情十足的: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每次读到这儿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个男人要多么无用,多么无情,多么多情。然后大周后受此刺激,病情恶化,殁。这个男人在历史上浓墨重彩,粉者无数,也许正是因为他像个女人一样忘我地活了一辈子。贾宝玉却终究是个男人。
到此是可以结束了。但红楼梦中女人虽众多,独爱晴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摇曳得让人心神不宁就够了。
是的,心跳加速,心神不宁,也算爱情。

直到昨天,我才第一次看了《女人香》,时机恰恰好。这片声名远播,加上名字起得香艳,搞的我一直没有看的兴趣,以为又是一个花花公子俏女郎的故事。看过之后才发现,我可以把它和《教父》,《巴黎最后的探戈》归为一类,等待多年以后,我的男性晚辈们长到十几岁,我把这些片子拿出来,告诉他们:去看吧,学学怎么做个男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