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解读:高纬度生物制造的“莫比乌斯环”

原标题:如果人类永生,我们真的会快乐吗?

    先说说我理解的电影中的莫比乌斯环:莫比乌斯环的原理是把一个“二维”的纸片通过“三维”的方式扭曲,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循环,那么电影中的扭曲带就是虫洞,黑洞就是连接点,而主角就是“粘合剂”。

图片 1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莫比乌斯环,是经过谁干预制造出来的呢?

在《如果末日无期》之前,王十月的名字跟“打工作家”像是同义词,他甚至自创了成功学的一个门派:靠写作上位的打工派。他曾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事过25份工作,笔下从来不缺少底层小人物的甘苦悲喜。

    大家对电影中的“高纬度生命”存在一个分歧,他们到底是未来的人类,还是和我们搭不着边的外维度生物。支持是未来人类的人比较多,因为电影中留下两个种子,一是未经干预的布兰德在3号星上培育的受精卵,二是经干预之后的地球移民。

但稍有阅历的人就会知道,哪有什么“成功学”?所有的成功,靠的都是天分和勤奋。王十月自然也不例外,老天给了他文艺的才华,让他写作和绘画都自成风格,让他对生活敏感,对生命多情。勤奋给了他勇气,让他敢于撕掉自己的“打工作家”的标签,写“科幻”。而且,出手不凡。

    如果是受精卵们,那么小队里应该就不存在男主角库珀这个人(因为没人到黑洞中心,坐标,幽灵什么都不存在),可能布兰德掌握主导权首先到了男友艾德蒙斯的星球,甚至未经历米勒星球的危险与时间逆差,并从队里某人口中得知父亲从未实行A计划,于是靠B计划把人类繁衍下去,最后再星球上达到更高科技,干涉时间维度,制造这个莫比乌斯环拯救“远古人类”。

图片 2

    此为“小莫比乌斯环”。

图片 3

    那么如果是地球移民们呢,他们创造了“自己的过去”吗?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要“改变过去”,才能“维持现在”,“现在”是通过干涉改变过去的历史得来的,这个说起来有点矛盾并难以理解,我认为这个就是“大莫比乌斯环”了。

王十月书画作品

    我先做一个假设,在假设前我先说下宇宙大爆炸和维度展开,宇宙大爆炸的原理就是一个无限小的点(并不是圆珠笔在纸上点的那种,那个从显微镜下看也有很大的面积),扩散到无限大,我们的星球,生命,都是爆炸中的散射尘埃而已,因为爆炸所处的时间维度和我们不同,所以这场爆炸对于我们来说,会持续无数亿年。

刘慈欣说,科幻界有一个隐痛,就是专业性有余、文学性不够。所以,他在很多场合都说,如果更多有文学才华的人来写科幻,会提升整个科幻文学的审美含量。

    而维度展开,按国产神作三体里面的概念,就是把一个高纬度的点,低纬度展开,会有很大的面积扩散——就像吹泡泡,一滴水如果不考虑外物干扰,会变成一个大的惊人的泡泡,而对于“泡泡”们来说,我们所在世界的质量就很可怕了。

令人欣喜的是,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几个纯文学作家的转型。比如写《潜伏》的龙一,去年出版了长篇科幻《地球省》;比如,70后的实力作家王十月,刚刚出版了长篇科幻《如果末日无期》。

    那么把这两个概念合到一起,就是我们的宇宙可能就是一个维度很大的奇点,大爆炸就是一次低纬度展开过程。

这是由五个相互关联的故事组成的长篇小说。《子世界》想象生命是一串可以改写的代码,我们生活在计算机的虚拟世界,虚拟又会创造虚拟,于是爱情在中间穿梭,分不清前世今生。《我心永恒》写机器人有了情感,人工智能时代真正来临。《莫比乌斯时间带》写脑联网,蜂巢思维矩阵裁决生活,未来决定今天。《胜利日》写游戏战胜了现实,病毒统治了世界,芯片裸露了真相。《如果末日无期》写人类终于实现了永生的梦想,太阳都变黑了,月亮不再发光,但人还活着,站在末日世界的废墟上……

    我的这个假设就是更高纬度的一群物理学家在观察这次展开,就像我们在研究吹泡泡,他们和我们时间不对等,所以一次爆炸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一瞬,但他们用高速相机记录到了我们:短暂而辉煌的智慧生命——人类,却因为环境问题,太早就灭绝了,所以他们为了研究我们,让我们延续更长时间,经过一代代人的努力观察探索(当然他们的生命可能很长),创造出了这个莫比乌斯环,让人类可以通过未来改变过去,首尾相接,得到永恒。

每一个故事,都在“未来现实主义”的统照下,散发着神奇、鬼魅和人文的光芒……对科幻而言,想象力、逻辑和人性,缺一不可;对王十月的科幻而言,这三者水乳交融,读起来让人思接千载,脑行万里。

    而电影中几处转折,可能就是前几次实验的失败根源,当然这个前提是“小莫比乌斯环”不成立,人类无法通过B计划在3号星上繁衍并获得高科技(谁实话我也觉得真的很难)。第一次实验可能是单纯想让人类繁衍下去,所以就想前面说的那样,B计划,3号星殖民地,地球人类灭绝,新殖民扔未持续太长时间就步了后尘。所以开始“莫比乌斯环计划”,这就是库珀的存在意义了:

爱因斯坦说:
“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分别只不过有一种幻觉的意义而已,尽管这幻觉很顽强。”王十月,迎着这个幻觉走过去,画出了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

    1、他必须是墨菲的父亲,因为最后引力是由墨菲破解的
    2、他必须有回家的执念,所以才不会直接选择3号星,避开2号星的危险从而进不了黑洞
    3、他的驾驶技术必须够高,所以才越过一次次危险
    4、他必须是个好人而且对布兰德就那么点意思,才会选择牺牲自己
 
    物理学家们经历一次次的失败,把这个奇点宇宙展开、回溯成奇点,再展开、再回溯,终于完成了这个完美的莫比乌斯环。

今天就给大家分享王十月《如果末日无期》的创作谈。

    再说说电影中几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

《如果末日无期》后记

    米勒星球:由于黑洞形成的引力潮汐,使星球上的水一刻不停的升起巨浪,巨浪的冲击力把一切地貌包括山峰,海沟全部磨平,就像把核桃盘出包浆那样。

文 | 王十月

    曼恩的阴谋:这个贱贱的胖子是想用设定好的爆炸程序炸死小黑,把难缠的库珀带出去杀死,最后带着漂亮的布兰德博士双宿双飞开启人类新纪元。

2017年,我决定写科幻小说。

    引力:电影中的核心与基础,通过引力改变过去,黑洞周围引力影响时间流逝,引力弹弓,破解引力法则建造太空基地。

在这之前,我被定义为现实主义作家。我写下的大多数作品,是近三十年来普通打工者的生活。我的长篇小说《无碑》,因此被称为一部“无限接近真相的小说。”另一部描写打工者生活的长篇小说《收脚印的人》被认为是“以反先锋的姿态抵达先锋的境界”,“是70后一代一个重要的发端”。按道理,写打工者的生活,我有着丰富的生活积累,也更容易获得好评。但我还是决心放下这种势头,开始写科幻小说。

    为什么小队到了新星系发不出消息却接的到消息,三个先遣队员却发得出消息:因为库珀的到来,他是“粘合剂”,为了保持莫比乌斯环的完美,无论是未来人类还是高纬度物理学家,都得这么干预一下。

不是心血来潮,是我多年的梦。在2008年写下《无碑》之前,我已经写了一部科幻小说,写到十万字时,因故放下,一放就是十年。

    因为电影就看了一遍,所以可能有忽略的地方,我准备有时间再看一次,2014年最佳影片我觉得舍他其谁了。

我出生在长江南岸的湖北荆州,巫鬼文化是荆楚文化的核心。

我从小就在这种神秘的文化氛转里长大。小时候,经常有人传说谁家母猪生了一头象,某地女人产下一盆青蛙,某人夜行时遇上了鬼。家里孩子夜哭,会请巫师书写“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念,一觉睡到大天亮”贴在路边。我们认为猫是通灵的,猫死之后,要将其尸体挂在高高的树梢任风吹雨淋日晒,渐渐回归天地。

图片 4

王十月

荆楚的夏天特别热,在我的童年时,农村还没有通上电,夏夜家家都在稻场上搭了床铺睡觉。满天的星斗,清浅的银河,月亮里的吴刚和捣药的玉兔,后悔偷吃了灵药的嫦娥。经常能看到流星划过天空。

长辈们说,流星划过,是有人死了。

流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银河里有多少星星?

那些星星上也有人类吗?

有时会看到一团火从天而降,眼见着就落在了离家不远的地方,第二天去寻,什么也寻不着。我的童年的大多数夏夜,就这样睡在星空下。

然而,除了神话传说,没有人能告诉我,天河中发生了什么。那遥远的星空里究竟有什么。我开始做梦。常年做相同的梦,梦见有一根绳索,从地上伸向无限遥远的天空,我是一只蚂蚁,我的任务是顺着那根绳索朝前爬行,可是每次要么是绳索断了,要么,我没有爬到尽头就醒了。为什么我总是重复做这样的梦?我求助过弗洛伊德,求助过荣格,求助过周公解梦。求助过给我上课的心理学教授。

无解。或者说,没有让我信服的解。或许我来自遥远的外星。我在梦里,渴望回到故乡的星球?十五岁时,我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两句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