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诺兰的一步之遥

betway必威体育,      我不懂天体物理,所以我从哲学的角度谈几点对星际穿越的感想。
     1、关于已知和未知。马克思说,世界上的事物只有已知和未知的区别,没有可知和不可知之分。不能把“未知”等同于“不可知”。但也许,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已知。人类文明的发展,本身就是不断否定的过程。就如同影片中对黑洞规律的认识,始终在不断更新中。我们今天所谓的已知,都可能被明天更高的科技判定为未知。而如果只有周而复始的未知,那即是不可知。
      2、关于因和果。影片中当库珀在五维空间含泪看着女儿,试图和她沟通时,他终于明白,当年女儿口中的幽灵就是他。带他来到五维空间的,不是上帝,不是外星生物,而是他自己。他破解航空站坐标的“因”,导致他最终出现在五维空间的“果”,而他到达五维空间的“果”,又反过来影响当年去往航空站的“因”。换句话说,他既是因,也是果。也许因果本就可以相互转换,也许现实的上帝就是未来的我们。也许自我们出生一刻起,我们要去的地方,我们的归宿,无时无刻不在给我们提供指引。所以不一定是有因才有果,也可能是果决定因。
    3、关于价值观。电影的最后一个场景让我非常震撼,就是在一个未知的星球上,面对一片原始而荒凉的土地,女主角独自一个人手执铁锹,一锹一锹地开地建营,目光孤独寂寞,却又从容坚定。导演在《星际穿越》里,展示了面对死亡时人类对保存文明火种的两种态度,他让人类在经历高维空间、时间扭曲、黑洞,以及科技发展一路狂奔之后终于回归到了唯一的价值尺度—爱和信仰。诺兰描绘的复活“拉撒路”,带着浓郁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色彩,他让“爱”来扮演救世主的角色。能够在一部科幻题材的影片中,这么悄无声息地输出价值观,诺兰真是个大神。难怪诺兰的电影总能掏空我心,让我有种无处告白的窒息。
      最后一个问题,物质性第一性还是意识第一性。相比宇宙庞大的未知和虫洞的无限细节,人类最先进的太空站是那么渺小。但换个角度想,宇宙再大,也只是人类活动的一个场所,在五彩斑斓的科学盛宴中,对人类命运的终极思考,才是真正的主题。真正的根源,还是在于人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意识对客观事物的反映。任何事物都由意识来定义。正如鲁迅的那句名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不管怎么说,星际穿越是部伟大的影片,在我的心目中,仅次于霸王别姬。

     近日,英国导演克里斯托夫.诺兰指导的新作《星际穿越》在全国上映,就观影体验而言,这的确是一部精彩的太空电影,也是一部诺兰不乏突破的作品。国外媒体对诺兰的定义是,精准理解观众观影体验需求的商业类型片导演(计设多层次但逻辑严密的剧情,使用平行凌厉的快速剪辑,无伤大雅的嘘头和自洽概念,造成看似繁复难解但实则易懂的效果,以满足观众寻求自我智力优越感的需求,上述情况被某些诺兰粉丝称为“烧脑”),诺兰是一位擅长使用复杂手段和快节奏叙事,但又通过处处引导保证观众始终跟随其叙事节奏的商业片专家。
    星际穿越在电影语言和叙事技巧上较以往诺氏电影确有不同,没有了盗梦空间的迷离曲折,也没有了黑骑士的汪洋姿意,而是更加含蓄,平实,内敛,影像风格也显现出沉郁和怀旧的特征,出现了多个向大师级的经典太空片致敬的镜头,这也反映出诺兰的野心,他试图通过故事内核的简单化,电影语言的朴素化,影像风格的怀旧化来达到大工无形,大巧若拙的效果,而返朴归真正是所有大师级电影的重要特征,与诺兰以往商业味道浓重的作品相比,其自我升级力度不可谓不大,也必然进一步提升其在好莱坞导演中的位置,不可否认,星际穿越的品质几乎已达到太空电影这一商业类型片的顶点,若再有提升,几可突破“黑洞视界”的障碍进入大师电影的殿堂,但也许出于诺兰照顾观众观影体验的”优良传统”,也许诺兰还没有无视市场表达自我的决心和勇气,从影片最终的效果来看,存在着诸多遗憾和欠欫!最大的问题,是其对人性,对未知世界挖掘的深度和广度的欠欫。
    在人性表达上,主要人物性格单薄,马修麦康纳饰演的宇航员库珀,心灵纯洁,热爱家乡(美国乡村,大片玉米田及木屋等象征性影像反复出现),热爱事业(虽已沦为农民却对航天事业念念不忘,他的心声是:我们不是守护者,是开拓者,是先锋!),更重要的是,他爱女儿,是个慈父(为拯救女儿,跨过亿万光年,跃过重重时间,也要回到女儿身边)。还有感性的如同圣母一般的安妮海瑟薇,她是影片中新人类的母亲,也说出了一段圣母般的台词:穿越一切的,只有爱,要跟随心灵,跟随爱,就是对的。这恐怕是诺兰本人的心声,只是借由安妮海瑟薇饰演的米兰达之口在影片中投射出来,影片中事实也证明了米兰达预见的正确性。这一对人格完美的主角,没有欫点,没有弱点,只因心中有爱(库珀对女儿的爱,米兰达对恋人的爱),就变得无坚不摧,战无不胜,这样的角色设置,有脸谱化之嫌。反观影片中的配角,马特达蒙饰演的曼恩博士,由于肩负重任,长期忍受孤独和绝望,终于在不堪的压力下情神崩溃,做出了欺骗全人类的可耻行径,但归根结地,他的行为动因,也只有回家或活下去这两个对人类个体来说最为基本的意愿,他带领宇航员出征时为全人类而死的万丈豪情,在时间的侵蚀下慢慢变质,最终沦为了一抹对生歇斯底里的渴望,他的恶是人性中卑微儒弱的恶,而不是纯粹的恶,这种恶,平时就隐匿在我们身上,只有一定条件才能将其触发,它如影随形的存在于每个普通人的内心,是人性中的背阴面,曼恩在试图杀死主角时的自言自语絮絮叨叨也显示着他的矛盾和内疚,因而曼恩这个人物显的无比真实,有血有肉,遗憾的是,他仅仅是个在全片出现半小时的配角,他的光采也不能弥补主角们的苍白和扁平。
    其次,是诺兰在影片中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和理解的深度不够,诺兰镜头下的宇宙,虽然规模巨大,空旷,壮观,并且在宇宙探索任务之初被极力渲染的十分神秘(还出现了虫洞和黑洞),但在故事完结后,你会发现,这层神秘只是徒有其表和虚张声势,宇宙不但不冰冷,还处处充满了温情和友善,黑深和虫洞不可怖,甚至还很美丽,这个宇宙,在人类濒临绝境时,给了全人类一条虫洞作为航路,在穿越虫洞后,航路的彼端,是一些很有可能宜居的类地行星,以及似乎为了等待人类获取关键数据拯救地球而存在的黑洞,并且,当库珀只身一人鼓足勇气牺牲自己去挑战自然的神秘-穿越黑洞时,他不但没有被伽马射线烧灼至死,也没有被潮夕力扯得粉碎,而是安然无恙的穿越了黑洞视界,并发现这里竟然存在一个满是自已家庭回忆和未来的温暖空间,女儿生活中的每个时刻的片段,家中书架构筑的围墙,无不在向观众表明,这就是库珀心灵世界的实体化,他穿越了宇宙间的亿万光年,历尽沧桑,却发现回到了自已的心灵深处,宇宙间的奇点原来就是人心的原点,出发远行之路与回家之路形成了闭环,无始无终。至此,这一场攸关人类生死,探索终极神秘的远征,已彻底内化为库珀人个的心灵之旅,库珀需要做得,仅仅是延着自己与女儿之间爱与诺言的牵绊,籍由自己的内心构建的多维空间,圆一个父亲回家与女儿相见的梦,而对人类存亡至关重要的引力公式,则成为了得来全不费工夫的附赠品。影片结尾,人类获得新生,地球人类建立了太空战,米兰达也带领新人建立了宇宙殖民地,人类的危机迎刃而解,并获得向宇宙深处发展的无限可能(宇宙纪元开始),更加彰显了这个宇宙对人类的友好,温柔和善意,在诺兰的电影中,宇宙像一个慈母,通过小小的挫折,教育了自已的人类孩子,并使之更加成长,强壮。
    事实果真如此吗,未知世界对人类来说真的仅仅像一个熄灭灯火的游乐园,只等有勇气的人轻轻拉开电闸,然后便是尽情游玩和欢乐了吗?这是童话。罗马彦语说,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欧洲哲学家认为,人类认识的边界和不可知之间永远横亘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世界永远被划分为可知和不可知两部分,人类永远不能到达不可知的彼岸。未知世界之所以神秘,正是因为其不确定性,它更有可能充斥着黑暗,冰冷,严酷和人类不可把握也不能理解的危险,人类在这样的宇宙面前仅仅是尘埃中的尘埃,沧海一粟中的一粟,我们的存在和毁灭,可能与宇宙意志没有任何关联,仅仅是宇宙规律和概率论共同作用的结果。相比另两部已载入影史的大师级太空电影,库布里克的太空漫游,塔科夫斯基的索拉利斯星,它们对宇宙的不可知特性(木星的黑色石碑,索拉利斯使人迷途的思维之海),和这难以捉摸背后的危险和冷酷(超级电脑哈尔在宇宙空间受到感应后杀死宇航员,索拉利斯星太空站上宇航员受到思维之海的迷惑自杀身亡),以及人类面对浩翰宇宙时的迷茫和无力感,表达的淋漓尽致,精准客观。这是大师们的高度,他们镜头中的宇宙无论从深度和广度来说,皆胜诺兰一筹,这样的宇宙更加厚重,黑暗和气象万千,无疑也更加接近真实。
    而诺兰的局限性,在于他被片中处处充盈的个人之爱牢牢束缚了手脚,一厢情愿的创造了这样一个充满脉脉温情的宇宙,使他无法对宇宙,对未知世界的展现达到更高层次,也今人难以信服。无疑,星际穿越堪称本年度最优秀的商业太空电影,但遗憾的是,对比珠玉在前的经典太空电影,它仍显单薄,诺兰的自我突破只是提升,而非颠覆,只是量变,而非质量。诺兰离大师,仍有一步之遥,而要跨越这一步,他还需更多时间的磨砺和积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