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之爱: 雪花盛开的冬天

那年夏天,爸爸替我买回来一台电脑。 然后他对我说:“安,学学上网吧。”
爸爸是IT届人士,他并不反对我上网,相反是非常的支持。我秉承他的习惯,黑夜里永远比白天更有精神。
深夜十二点,我常常是在网上。
我更喜欢晚上上网,喜欢万籁俱静的时候听到我的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击的声音。一上一下,一下一上,滴答之声犹如音乐。我透明修长的手指是长了翅膀的鸟,可以带着所有的情绪高高地飞翔。
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学会了打字,而且可以把字打得飞快。在网上我叫自己“小鱼”,有时候更简单一些,叫Q。反正这个字母看上去也挺象一条小鱼。很多人和我聊天的时候都会说:小鱼啊,你慢些,我眼花缭乱的呃。
可是我慢不下来,我喜欢不停不停地讲话,喜欢在网上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直到我遇到了安,他的ID竟和我的真名一样。
我问他说:“你为什么要叫安?”
“想你安静些,”他说,“这么晚了,你还这么吵。小心被OP踢出去的啊。”
我说我就吵,然后我开始唱歌,剃指甲,跳舞,倒水喝……聊天室里的动作都被我用了个遍,运气好的是那晚网管一直都不在,我随心所欲到了极点。闹得有些过份了,我以为安会象很多人一样屏蔽我,可是他一直也没有,等我终于歇下来的时候,他给我送过来一句话说:“我很想知道,一只可以跳舞的鱼,会是什么样子?”
我忽然安静了,我忽然一点也不想闹了。我对安说:“你要是愿意,我就来跳给你看。”
然后我贴了一个图。
那是一只金黄色的小鱼在蓝色的海洋里游泳,是我自己画的一张画,我非常非常的喜欢。我最喜欢画的就是鱼,我有好多好多的画主角都是鱼,我喜欢安徒生的童话,喜欢美人鱼的故事,喜欢看鱼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泳。
如我所料,安说:“真美。” 但我只看到这两个字,屏幕就不动了。
聊天室里不许贴图,我被网管赶了出去。 网管来得真是时候。
第二天我在老时间上网,安已经在网上等我。 他说:“今天还跳舞么?小鱼。”
“跳啊!”我说,“接着昨天的跳个够!”然后我又开始贴画,那全是我画的鱼,一张一张千姿百态的鱼。和我打字一样,我贴图的动作快而迅速,很快我的电脑上就彩色一片金光耀眼。想必他的也是,我想他会很快受不了走掉的。谁知道他说:“小鱼,在这里贴图被网管看见又要被赶了,不如我请你到我的聊天室里去吧。在那里,我可以说了算。”
我喜欢在大聊天室里闹腾,从来不去私人的聊天室,可是那天,也许是因为安的诚恳打动了我,我鬼始神差地跟着他去了。
安的聊天室竟叫《小鱼的天空》。
我刚一进去,他就给我倒一杯茶,很有主人的样子。 我问他:“你也喜欢鱼?”
“是的,”他说,“特别喜欢会跳舞的鱼。” “呵呵。”我笑。
安又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陪你来一段双人舞,华尔兹探戈还是恰恰随你挑。”
“安啊,”我说,“我还未成年呢。”
安在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发过来一个脸红的表情,然后说:“对不起啊,可是我在网上看你和别人聊天,还以为你至少二十岁呢。”
“没关系。”我说,“是我长得老相。”
安像个孩子一样嘻嘻地笑,然后主动招供说:“我今年二十二岁,大学快毕业了。学的是中文专业。”
“你是姓安吗?”我好奇地问。 “不是,我的初恋女友叫安安。” “你们分手了?”
“可以这么说,”安说,“她是学舞蹈的,跳舞可好看了。我叫她小鱼。”
哦,原来是这样。 我说:“安,对不起,此小鱼非彼小鱼。”
“当我在聊天室里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是她呢。”安说,“她跟你一样说话的时候话特别多,特皮。不想说话的时候就一句话也没有,特安静。”
原来安已注意我好久。
好好参观一下安的聊天室,被他装修得很美,背景是淡蓝色的,一只只若有若无的小鱼在吐着若有若无的泡泡。
我问安:“你一定很爱你的女朋友吧。” 安说:“当然。”
“那你一定是被她抛弃了吧?” 安说:“为什么这么说?”
“要不然你怎么会对她念念不忘呢?”
“哈哈。”安开心地笑了,他说,“小鱼啊,你还没成年,哪里懂什么爱情?”
我嘿嘿地傻笑,爱情我是不懂,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来不和男孩子说话,我只会纸上谈兵。
安说:“是这样的,二年前的一场车祸她永远地离开了我。”
真是一个伤感的故事,虽然有一点点的俗套了。
我很久没有说话,当我再说话的时候我给安倒了一杯茶。我说:“也许对她是解脱呢,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她还活着,但是缺了胳膊少了腿,那才叫痛苦呢。”
“我不这么认为,”安说:“只要还活着,生命就可以燃烧热情,没有了生命,就只有永远的冷清和寂寞了。”
我有点被安的话感动。
在网上,直觉告诉我安是个很老实的男孩,我相信他的故事,尽管爸爸总是告诫我网上的一切都不要当真才好。
我常常去安的聊天室了,那里很安静,常常只有我和安两个人。
在安的面前我不用扮成熟,他并不因为我的年纪而小瞧我,我们聊很多很多的话题,很开心也很放松。
安告诉我他最想去的地方是西藏。因为他女朋友的老家在那里,她曾经许诺过要在雪山之巔为他翩翩起舞,可是没有来得及实现她的诺言她就走了。
安说完了又说:“不说以前的老调牙的故事了,不要把小朋友带坏了。不如你跟我说说你们班上的故事吧,你有没有暗恋的男生啊?”
“才没有。我是乖乖的小女生。” “是吗?”安说,“我相信你。”
“安。”我说,“其实我也想去西藏。你愿意带我一起去吗?”
“可以啊,”安说,“等我毕业挣钱了,我就带你坐飞机去。”
“不要紧,没钱我们可以走着去啊。”
“那怎么行?”安说,“我用自行车驮你吧,小鱼你重不重啊?”
“好重。”我说。“我是一条胖小鱼。”
“不过你吃得少,”安说。“带上一点点的水草,我们就可以上路了,要是骑累了,我们就坐下来看看星星。”
“安你真像个孩子。”我说。
“因为我天天跟一个孩子在一起啊。”安说,“小鱼小鱼我有很久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我没有想到我会跟一个小姑娘成为好朋友呢。”
我喜欢安说到“好朋友”这三个字,纯洁极了,高雅极了。
安有些忧郁地说:“小鱼要是有一天我们真的见面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嫌我长得不够帅呢?”
“不会的。”我正儿八经地安慰他说:“我一生中最喜欢的人是我的爸爸,别人都说长得好丑啊,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
“那我就做你大哥吧,成了一家人以后,就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啦。”
“你想得美,”我说,“我才不要和网友做什么兄妹的。” “是真的吗?” “是真的。”
我知道安有些失望,但这是我的原则。 安的聊天室有语音的功能。
我们很少用语音。 文字的交流也许更加地适合我们。
那天是我的生日,安说要给我唱一首歌,让我把语音打开。我把音箱的声音开得很低,但依然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安的歌声。那首歌叫《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多少喜乐在心中,慢慢游, 多少忧愁,不肯走,流向心头,
就像我在网里游,永远不会问结果,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鱼不停游,
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爱不停休, 沧海多么辽阔,再也不能回首,
只要你心里永远留我 ……
安的歌声清澈而明亮,像小河一样哗哗流过我的心头。我真的很喜欢。就在那样的歌声里,爸爸推门进来了。
他很温和地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根漂亮的丝巾做生日礼物,我当着他的面把丝巾挂在胸前,对爸爸说:“他唱歌挺好听的。”
爸爸说:“我把麦给你拿来,你也唱一首跟他比比,一定比他强。”
“不要了,”我说,“我可不会唱情歌什么的。”
“那就儿歌吧,”爸爸捏着嗓子唱说:“生产队里养了一群小鸭子,我每天早上赶着他们到池塘里……”爸爸唱着笑着出去了,还替我带上门。
安也唱完了,问我说:“好听吗?” 我给他无数的掌声。
他说:“小鱼你也唱一首吧,我好想听听你唱歌呢?”
“不行不行,我只会跳舞不会唱歌。” “那就说两句话吧,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不行不行,”我说,“还是网上聊我习惯一些。”
“你呀。”安有些恶作剧地说,“你别不是哑巴吧?” 我哈哈大笑。
我对安说:“你放心,我不是哑巴,而且我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我不想说话,我只喜欢聊天,就是这样。”
“怪女孩。”安说:“不过真的很可爱。” 我的手放在键盘上笑。
有一段时间,安很久都没来上网,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回事。网友就是这样,你只知道一个符号,符号一消失,整个人就完全地蒸发掉了,再也无处找寻。
我一个人呆在安空荡荡的聊天室里,发现自己有点想念他。
还发现,是因为安,很多的夜晚都不再寂寞。 我后悔没有认他做哥哥。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总是千奇百怪的。就像我想念妈妈。我的妈妈不知道会在哪里,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她都没有留在我的身边过。但我不恨她,我还是会常常地想她,背着爸爸想她,背着爸爸流泪。
我是一条没有妈妈的鱼。 只有在水里,才能感觉到隐约的温度。
所以我叫自己小鱼。 终于再听到安叫我小鱼。好亲切的喊声:“小鱼!”
我感到他几乎是冲进聊天室里来的,他气喘吁吁地说:“小鱼你在啊,真好~,我以为你不会在这里等我了。”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说,“你还没跟我说再见呢?”
“对不起,小鱼,我去找工作了,走得好急,所以没有跟你打招呼。”
“是吗?”我说,“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安说,“在她的老家的一所学校,做老师。上课的时候,可以看到高高的蓝天白云。”
“是吗?真好。”我说。
“那里没有网吧,我可能很长时间都不能上网了。但是我会常常想你的。” “哦。”
“等你考上大学,欢迎你到我那里来玩。我用自行车驮着你到处玩,好不好?”
“好。”我说,“要是累了,我们就坐下来看星星。”
“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跳舞给我看了。”安说。
我想说安,我不是她,但是我没有说。 我不想让安难过。于是我说:“好的。”
想到安就要跟我说再见,我忽然有一些舍不得。
安说:“有一些话我一直想说,你愿意听吗?”
我的心一点一点地提起来。我怕安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可是他没有,他说:“小鱼,开学以后,每天上网不要上到太晚啊。不然第二天上课会吃不消的。”
“嗯。” “快点长大吧,”安说,“你这么聪明的小姑娘,一定会有最美好的前程。”
“嗯嗯。”
“别嫌我话多啊,”安说,“我希望你好好的,尽管你不答应我做你大哥,但在我心里也一直当你是妹妹的。”
“嗯嗯嗯。”
“这间聊天室就送给你吧,谢谢你陪我度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亲爱的小鱼。”安突然变得很抒情。
“不用客气啊。”我说,“我要祝你工作顺利。”
安真的跟我再见了,屏幕上打出一连串的8字: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记得安跟我说过,那是他的背影。 我看着他的背影流了泪。
安走后我很少聊天了,有时会去那间聊天室看一看,坐一小会儿,给自己倒一杯茶。
我又拿起了高中的课本。因为安曾经说过,只要生命还在,就可以燃烧热情。
我有两件事一直没有告诉安。 第一是我也叫安。
第二是我根本不能跳舞,十四岁的那场车祸,我永远失去了我的双腿。

  这一年的冬天非常冷,不停地下着雨,天空每天都在哭泣。

  晚上,我缩在被窝里听午夜电台的节日,把收音机抱在怀里。外面很黑,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从不见月光。

  我喜欢的那个DJ,叫安,无数个下雨或者不下雨的夜晚,我枕着他的声音沉沉入睡。很多时候羊羊跟我抢着听,她会从上铺爬下来,和我挤在一起,拿过一只耳塞,然后变得非常安静。有时听得流泪了,但还是不说话,自己擦干泪后默默地睡去。第二天又是副活蹦乱跳的样子。

betway必威体育,  我常常会想起安。他的朋友多吗,他快乐吗?是不是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录音间里,录制那些感伤的故事呢?后来,我决定给安写信,我有太多的话想告诉他。

  于是,我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思考,又用了四节课时间书写,然后花了两天时间才鼓起勇气把它寄走。

  三天后,安就在他的节目里把信播出来了。他的声音依旧苍凉,仿佛盛满旷世的哀愁。那一夜,我激动得无法入眠。羊羊吵着要下来听,我说,没电池了,今天不听。

  我不想让她听到那些话,那些写给安的话,只是写给他一个人。

  此后,我一封接一封地写,安—封接一封地播出来。我热爱这样的夜晚,我的幻想和爱颤抖着在里面开出花儿。

  安后来给我写了一封信,不长,字迹凌乱,写在横条纸上。他说,不久前,手指发炎,右手中指指甲烂掉了,写字很吃力很痛,不好认哦。

  羊羊一把抢过去,嘻嘻地笑着,好羡慕。他的字不赖嘛。你看你看,你的脸上桃花乱飞了。

  我红了脸,心里满是甜蜜,有备受宠爱的感觉。

  我把安介绍给宿舍里的朋友。以后的夜晚,整个宿舍里都流淌着安的声音,慢慢地她们也开始给安写信了,羊羊也写,但是能收到回信的,只有我一个。

  安的字慢慢工整有力起来,我想到他的指甲正在愈合,充满了欣慰。我把所有的信都拿出来和羊羊一起分享。每次信一到,羊羊和我就凑在一起,指着安的某个字、某句话研究半天。猜测他有多大了,是不是已经有了爱人。

  羊羊问我:如果那个家伙还很年轻,你会爱上他么?

  我笑,却掩饰不住眼里的慌乱。

  我们终于忍不住去见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