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茫茫黑夜 市委书记 大木

失去权力的汪登生孤独——电话找韦部长——求江淼帮忙——约侯希光见面——乡党委副书记要走3万元——汪登生、侯希光怨恨黄友仁——侯希光叫来两女子打牌——女子谈论八卦图如同官场
顷刻间汪登生失去了县委书记的大权,从制高点一下子跌落到万丈深渊。红楼宾馆的卖粮合同,华蕾蕾的裸体,他想起来总是一阵胆战心惊。他半躺在床上,苦涩的浪花在心中翻腾。往事如同潮水般地一浪卷着一浪。凛冽的寒风,鹅毛般的大雪,7岁的他在风雪中踉跄地跌倒,爬起。抵不住饥寒交迫的孩子,终于失去知觉,昏倒在雪地里。虽然被一位好心人带回家去,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可是,在他童年那幼小的心灵里永远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无数次梦幻中,他喊、叫、哭,呼唤着:“妈妈,弟弟”,直到惊醒后,养父养母紧紧搂着他。泪水从他那稚嫩的两颊流下来。每到冬天,当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总是呆呆地站在纷纷飘落的雪地里,望着茫茫的野外,当年的情景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眼前,似乎母亲和弟弟会随着飘落的雪花飘到他的面前。年复一年,冬季的雪一场又一场。他照样是盼啊!等啊!可是却不见母亲和弟弟的影子!久而久之,在他心里,一年四季,惟有冬天,才是他最期待的日子。在他的心中一年四季也只有冬天,只有大雪迷茫的天气才是他所向往、所兴奋的季节。
童年的不幸,却促使他学习上的奋进。尽管十年动乱正是他读中学的时代,荒废了不少学业,可是恢复高考制度后,他却一举夺魁,考上了大学。长大之后,思念母亲,想念弟弟的心仍然没有平静过。也许是幼年失去亲人的打击太惨重了,大自然给他以报偿。他大学毕业后竟然被商阳市人事局留下了。正当他觉得和煦的春风照到身上时,上帝又给他送来了一朵灿烂的鲜花,江森如同神仙般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连自己也没有想到,江森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很快成了他的猎物。
不久,又被市委办公室选中。年轻有为的汪登生做梦也没有想到后来竟然当上市委书记的秘书。
谁不知道领导的秘书是当官的阶梯!此后,他从副科到正科,很快跃上副处,39岁的汪登生当上市委副秘书长。官运亨通,春风得意,使他思念母亲和弟弟的伤口渐渐地愈合了。和江淼结婚不久,官场得意的他,早已另有新欢。他觉得江淼并不是他心中的女人。一时间,在整个市级机关,汪登生成了人们羡慕的人物。
当他走出市委机关,踏上沂南县,成为全市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时,人们仿佛预感到这个未来市委接班人已经站在南阳这块土地上。
想着想着,他全身一阵颤抖,咬着牙,狠狠地说道:“管也平啊!管也平,你坏了我的好事!”
汪登生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着眉头,头脑中翻着一个又一个人的简历。他想到在省委党校学习时认识的省委组织部的处长韦全友,后来当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大脑一阵兴奋,翻着电话号码簿的手随即移到电话上。
“喂!请问是韦部长家吗?” “我是韦全友,访问你是——”
“韦部长,您好!我是沂南县汪登生……” “你好,老汪,有事吗?”
汪登生突然觉得激烈跳动的心脏,一下子骤停了。是他自己心虚,还是韦全友当了副部长打官腔!
连起码的客套话也没有,“有事吗”这让他简直不知如何是好。然而,他稍稍平静一下情绪,只好带着几分尴尬的口气说:“韦部长,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搅你。”
“你在哪儿?” “我,我……我在县里。 “噢……”
“韦部长,我们市里调来的新市委书记管也平你认识吗?”
“算是认识吧!怎么?前几天市委组织部不是一直打电话来,说他‘失踪’了,没有上任吗?”
“哎,韦部长,一言难尽啊!” “怎么?你是……”
“韦部长,您是了解我的,这位管也平书记您要是能说上话,请帮我给他打个招呼!他还没上任,就到沂南来,把我这县委书记给免掉了!”
“是吗!他没上任又怎么能免掉你的县委书记呢?”
“是啊!所以,韦部长,请你……”
“我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管也平和我只是这次他调商阳任职谈话时见过一面,并没有什么交情。”
“谢谢您了,韦部长!” 汪登生放下电话,目光在电话号码簿上慢慢地移动着。
此刻他怀念起老市委书记了。不觉滴下两颗泪珠,老书记怎么会突然去世了呢?否则是不会来了个冒失鬼管也平的。他又怎么会有如今的下场呢?他想给秦邦勤拨电话,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有拨。他太了解秦邦勤了。到如今,他是不会帮他说半句话的。管也平还没上任,市委常委会上他秦邦勤说话还是有作用的,他为什么不提出反对意见?汪登生的心中倏地闪过一个个疑虑,难道秦邦勤对他不满!还是他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他的心里越想越乱。
他躺到床上,刚闭上眼睛,又坐起来,快速地按着电话键,拿着听筒,过了好久,对方才接电话:“喂——”
“江淼吗!我是登生哪!” “……”没有声音。 “江淼,你好吗?”
“……”仍然没有声音。
“江淼,你怎么不说话?我是登生呀!”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哀怜和乞求。
“什么事?”江淼毫无兴趣地说。
“你知道我的情况吗?江淼,看在我们夫妻的情份上,看在我们女儿的情份上,请你帮我想想办法……”汪登生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了。多少年来,他对江淼已经没有温存,没有激情了。
随着他的职务升迁,对妻子的态度也就随之改变了。特别是他调任沂南县委书记后,他几乎很少回家,而江淼也渐渐地习惯了这种寡居的生活。爱情在她心中早已枯萎了。此刻的江淼一阵心酸,其实她还不知道汪登生出了什么事,但是,市里已经议论纷纷,特别是兰晓平去沂南代理县委书记,使得江淼的头脑中乱成一团麻。是谁在故意地惩罚她!是啊!这场戏剧的总导演竟然是她的初恋情人!他、他、他;汪登生、管也平、兰晓平。这三颗原子弹为什么偏偏同时落在她的头上?
又如同三把利剑同时向她刺来。管也平那英姿勃勃的形象一直刻在她那颗初恋的心上。每当想到这里,她的心灵深处总是怦然一动,汪登生虽然在她痛苦的时候向她伸出多情的手,她也因此而毫不犹豫地和他结合了。然而他并不是她心目中的男人。他背叛了她,伤害了她;兰晓平的成熟和真诚,给了她失去情爱的婚外补偿。本来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她不同时期无法回避的生活,也是她心中永远的秘密。
可是,现实把这不同阶段的时空浓缩在一起,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令她难堪的人生。
“江淼,江淼……”汪登生对着电话喊着。
虽然手里握着电话,她的思绪犹如散了缰的野马。汪登生的声音把她从恍惚中惊醒过来,慌张地低声说:“我……我听着呢!”
“江淼,你不是有一个同学,她的丈夫是常务副省长吗?你能不能跑一趟请他们帮帮忙……”
江淼此刻清醒了许多,她说:“我去说什么?怎么张口?”
“现在官场上不就那么回事,没有人追究再大的问题也没事。
现在有人故意找我的麻烦。其实哪一级领导大小没有点问题?江淼,你帮我一次,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你感激我什么?我什么都失去了,我还需要什么?我悔恨,我痛苦,我伤心……”她对着电话呜呜地哭起来了。
“江淼,过去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愿意向你忏悔!我们还有女儿,还有将来……”
“将来?将来在哪儿?将来是一个肥皂泡,海市蜃楼……”江淼失声痛哭着,电话落到地上了。
汪登生对着电话在大声叫着:“江淼,江淼……”
汪登生狠狠地把电话扔掉,骂道:“去你妈的!”
往日,他的电话、手机响个不停,有时烦得他把电话拿掉,关了手机。可这县委书记一免,陡然间这幢小楼如同死一般的寂静。他盼着电话铃响,甚至呆呆地对着手机。可是没有人理他。
这种失落感是他从没有过的。
尽管他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一阵子,毫无收获。于是他拿过电话,拨通侯希光的手机:“喂,老侯吗?……哎,你在哪儿?”
“哦!汪书记,我在外面,有事吗?”
“老同学,我闷死了,你能到我这里来一下吗?” “好,我就来。”
汪登生放下电话,来到客厅。刚坐下来,就出去了。把大门的锁开开后,回到客厅里。点了一支烟,刚吸了两口,还没坐下,客厅的门“嗒嗒嗒”的响了三下,他走到门口,随手打开门。一个矮个子男人站在门口。他吃惊地看着这个人,这矮子说:“汪书记,对不起,打搅你了!”
汪登生随即把他让进客厅,他再次打量着这个矮个子,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了,是塘集乡的副书记,名叫魏华坦。那还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这个魏华坦来找过他。
汪登生把魏华坦让进客厅,却一句话也没说。两个人犹如陌生人一样都站着。这时魏华坦面对着汪登生说:“汪书记,实在对不起,我的事看来你是办不成了。说实话,我那三万块钱还是借人家的,你看……”
汪登生抽着烟,脸色顿时气得如同猪肝。心里暗暗骂这个小人,落井下石来了!一句话也没说,转身上楼去了,走到楼梯口,又回头做了个手势,示意魏华坦坐下来,然后上楼去了。他很清楚,这时他不能有任何把柄让他抓住,必须马上把他打发走。他很快又从楼上下来了,手里拿着报纸包着的一个纸包。走到魏华坦面前,打开报纸,把三沓百元钞票放到魏华坦面前说:
“我什么时候和你有过经济上的交往,你是不是搞错了?”
魏华坦拿着钱,睁大眼睛看着汪登生,觉得汪登生像是在说梦话。汪登生指指钱,像哑巴似的,魏华坦把钱按原样包好,站起来说:“汪书记,我知道这样做确实不太好,可是,我总不能把三万块钱扔到水里去啊!”
汪登生像没听懂他话,伸手把他往外推。魏华坦刚出了门,只听门“哐”的一声关上了。汪登生心里骂道:“他妈的,小人!”
汪登生坐到沙发里,大口大口地抽着烟,一种失落感再次袭着心头。县委书记,这个100多万人的头号人物,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无任何头衔的平民,他真的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心里不觉一阵心酸,刚才这个魏华坦真的狗眼看人,竟然如此欺人太甚!他心里太明白了,不愿和他多暧味,更不愿意有任何把柄落到他的手里。毫不犹豫地摔出三万元钱的同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地把这个小小的乡党委副书记打发走了。他更加体会到人生的险恶,政治的肮脏,前途的可怕!。
拿着香烟的右手,突然感到一阵烧灼的疼痛,浑身一阵抽筋,扔掉烟头,收回那茫茫的思绪。
夜,寂静而凄凉。他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可怕的寂寞。过去那辉煌灿烂的日子,大小官员们的阿谀奉迎和讨好连媚的笑脸,前呼后拥的人群。门庭若市的迎来送往,全已成为过眼烟云。他极其无聊地品味着孤独,好像孤独是一只魔爪渐渐地向他逼近。
梦,一场好悲凉的梦!这时电话铃急促地响着。他慌忙地从按发里爬起来,从没有过这样焦急地走到电话机旁边,迫不及待地拿起电话:“喂……”
“汪书记吗!我是侯希光呀!我在你的院子外面……”
“哟!老侯啊!大门开着呢!快进来吧!”汪登生放下电话,心头的凄凉被候希光驱走了许多,他急忙打开客厅的门,这时候希光已经来到门口。
进了客厅,侯希光看着汪登生说:“有什么情况吗?”
汪登生摇摇头,垂头丧气地倒在沙发上说:“老侯,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寂寞,这种孤独叫人害怕、胆颤!”
侯希光递给他一支中华香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说:“我太理解你了,老同学,你说他妈的是怎么回事?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随随便便的就给免了!”说着,给汪登生点着香烟,然后自己猛吸了两口烟。
汪登生抽了一阵子烟,往日那凛凛的威风荡然无存了。失去权力仅仅两天的汪登生,仿佛成了另一个人,给人明显的印象是每天都吹得整齐而光亮的头发突然蓬乱了。往日那飞舞着的眉头拧成一个布满皱纹的疙瘩。过去从没见过胡茬的下巴,冒出了黑黑的胡须。过去每天必换的衬衣,现在也不再讲究了。精神显得萎靡而难堪。
侯希光反复打量着身边这个两天前还是大权在握的县委书记,正是他的到来,给他带来了权力和地位,金钱和精神的满足。他真的没想到,在他到了天命之年,突然一棵大树从天而降。他看着汪登生,心里一种说不出的痛楚,他并不是为他而痛苦,为他而难受。他是为自己失去这棵大树,失去这座靠山而伤心。他将会是什么样子?顿时一种树倒猢狲散的伤感如同一把利剑刺向他的心头。他紧紧抓住汪登生的手说:“老同学,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哪个县委书记不需要官场上的应酬?凭什么在你身上鸡蛋里挑骨头!”
汪登生觉得侯希光真是老同学,能够理解他,体谅他。握着他的手,热泪盈眶地说:“希光,我真的感到冤枉啊!你说,那些县委书记们,哪个不是这样?奥迪轿车,中华、玉溪香烟。外出那钞票大把大把地摔!美国、日本、香港哪年不出去几趟?怎么倒霉的就是我汪登生?我真的不服气啊!”
侯希光说:“谁他妈的是好人?陈希同、王宝森那是多么显赫的位置!那么大的问题,不暴露还不照样当他们的大官。现在得要千方百计地保住你,你放心。此外,我们得想出一个围魏救赵的办法,把他们的目标转移到别处去。”
汪登生竭力振作精神说:“现在这种形势,谁撞到枪口上谁倒霉。事情都坏在黄友仁这个王八蛋手里,不是他怎么会把市委书记引到这里来呢?”
“是啊!那种没有头脑的人是不能重用的,弄得不好,他自己栽了,还牵连了别人。”
“算是我瞎了眼。你说这个王八蛋荒唐不荒唐,他竟然把市委书记铐起来,还关了一夜。又把省纪委三个领导给抓起来,他们能不恼火吗?”
“这狗日的真他妈的该死,枪毙了他也不多!所有的事都坏在他手里。”侯希光站起来,狠狠地跺着脚骂道。
“我万万没想到,这些罪过全都加在我的头上,他们先拿我开刀了。”
“汪书记,现在关键问题是要设法把问题从你身上推掉。黄友仁也好,流氓集团也好,归根结底都是黄友仁的问题。把公安局全给他端掉!所有问题全推给黄友仁。我还是想到要围魏救赵之计,来解你此时之危!”
“怕是不那么简单!”
“上面你再找找关系,需要疏通的,经济上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汪登生摇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到了这个时候,谁都想躲得远远的。人哪,一旦失去手里的权,谁也不想理了!”
“势利!势利!”
夜晚,这幢小楼里一片寂寞,汪登生和侯希光一直在客厅里毫无目的地长谈着。可他们始终没有想到好办法。
侯希光心里确实也不是滋味,此时此刻,他真的有些为汪登生抱不平。当然他对汪登生是不至于过河拆桥的!他如今的地位、金钱、女人确实都是他带给他的。他看着汪登生,仍像过去那样十分尊重他。侯希光看看表笑笑说:“汪书记,现在才10点钟,我看找两个人来陪你打打牌,推掉一切烦恼,怎么样?”
汪登生那失神的眼中闪动着一丝火苗,真的有些高兴地说:
“也好,今天不玩麻将,玩玩扑克牌,80分。”
侯希光说:“那好,我那里有两名女将,过去没机会陪你,全是官场上的人缠着你。今天让两个女士来陪我们玩玩。”
“那好啊!”
侯希光一边拿手机一边说:“那个关常艺确实能干,她对八卦很有研究。还是什么大学里的周易研究会会员。扑克牌到她手里,那简直像面筋一样,活透了。108张牌,她能一下拉上两尺多高,一张接一张,不掉不乱!”
“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等人?我在电视上看过那些豪赌高手才有这样的手艺。”汪登生睁大眼睛盯着俟希光。
侯希光一连拨了两个电话,都打通了,又叫驾驶员去把这两个女子接过来。
侯希光关掉手机说:“马上就来。”他看着汪登生情绪大振,又说,“可惜这玩牌不评职称,要是也评职称的话,那她在全国肯定能评个教授、副教授什么的。”
汪登生说:“你胡扯蛋!玩牌评什么职称!这女的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说过,而且你还见过。当时她在直属粮所,只是一个小小的统计员,是我发现了人才,曾向你打过招呼,把她调到县面粉加工总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因为这是个副科级岗位,我对你说过。你当时说:这又不是什么重要岗位,让我对组织部说一声,常委会那只是形式。”
汪登生哦了两声,问:“她叫什么名字?” “关常艺。” “这名字倒是很怪……”
正说着,候希光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喂……噢,好,我马上来开门。”转身站起来说:
“她们来了,我去开门。”说着出去了。
随后,侯希光领着两位女子进了客厅。汪登生坐在沙发上没有站起来,那目光像是看着外星人似的。没容她们说话,侯希光拍拍后面那个瘦瘦高高个子的女子说:“她就是关常艺。今天让汉书记开开眼界!”又指指前面那个中等身材的女子说:“她叫白惠雪,刚刚上任不久的副局长。”接着叫关常艺和白惠雪把靠在一旁的方桌移过来。汪登生在明亮的灯光下注意着这两个女子。关常艺大约30岁刚出头,相貌还算一般,身段婀娜柔细,皮肤也还白静、细腻,只是胸脯平平的,没有什么性感,但她那气质却并不叫男人讨厌。白惠雪却是另一番风韵。看上去最多也只有30岁。具有唐代流行的那种丰满之美。四个人站定后,汪登生说:
“怎么配对子?”
关常艺老练地笑笑说:“自然是我和白惠雪了,你们领导对领导吧!”
侯希光说:“也好!”于是坐了下来。汪登生就在对面坐定。
关、白二人也在另外两面坐了下来。
关常艺拿出两副崭新的扑克,往桌子上一放:“请二位领导定规矩吧!”
汪登生说:“老办法,三局两胜。2和A必打,满80分后,每10分升一级,光头三级,抄锅底,单抄乘2,双抄乘4,怎么样?”
大家齐声说好。白惠雪说:“吃苍蝇怎么算?” 侯希光说:“吃一个苍蝇罚10分。”
于是关常艺拿过牌,哗哗哗地洗起来。速度之快让你难以看清一张张牌,简直犹如瀑布一般。接着她带着表演似的,右手猛地拉了两下牌,那一张紧接着一张的牌,像是飘向空中的风筝,又像一串串飘摇飞舞的蝴蝶。真让人眼花缘乱。汪登生心里暗暗叫绝。随即她把牌往中间一放:“汪书记请掏牌!”汪登生伸手抓过一张牌,说:“小关,听说你对八卦很有研究,能否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关常艺掏着牌说:“八卦也好,周易也好,其实都是自然界的一种现象。人为的把它迷信化或者神秘化都是不科学的。但是它毕竟有它的科学的一面。就说这阴阳八卦图吧!它并非凭空而来,八卦图中的阴阳鱼,白色为阳,黑色为阴。这阴阳鱼也可称作太阳和月亮,太阳为阳,月亮为阴。阴阳相互环抱,表示阴阳交合。阴阳是万物矛盾的两个方面,既对立,又统一。万物万事都有阴阳矛盾,也都有统一性。自然界处处都有阴阳之分:天为阳,地为阴;男人为阳,女人为阴;太阳为阳,月亮为阴;化学上的阳离子,阴离子;数学上的正与负;电学上的阳极,阴极;总之,无事无处没有阴阳。这都是千百年来人们根据自然界的现象总结而成的,八卦图分成黑白两部分,如同两个胖胖的逗号。
黑鱼中间有个白点,白鱼中间有个黑点。黑白分明,称为阴阳两部分。也称阴阳鱼。无论是黑的还是白的,那逗号从胖大处渐渐变小。就如同官场一样,越往细小处,表示官越大。意味着大官越少。而粗大处意味着多,那是小官。而那中间的圆点则为钱。意思是说无论大小官,在官场上都在紧紧地围挠着钱。细想想不就那么回事吗?”突然关常艺停住了,接着她放了一张梅花2,说:“定王。”
大家正听得入神,几乎忘了“定王”这事。经她一提醒,侯希光说:“哎呀!遭了,我忘了定王!”
伸手掏牌,来了一张方块2,他兴奋得放下两张方块2。叫道:“趴上去!”汪登生大笑着说:
“你这家伙,这叫反主。趴上是什么意思?”
白惠雪说:“你说这阴阳八卦整个圆就如同官场上一样,那全是官了。老百姓呢?”
关常艺说:“凡是八卦图不是在一张纸上,就是在一块布上,那一大张空白就是老百姓。犹如老百姓供养着这些大小的官员。”
牌掏完了,侯希光伸手去拿剩下的8张底牌。这时白惠雪压住侯希光的手说:“等等!”看看汪登生,从手里抽出两张牌,往中间一放说:“趴上去我也把你给反过来,让你脸朝上!”
大家一看,那是两张“鬼子”。 第一局关、白二人赢了。
接着又开始第二局。侯希光和汪登生赢了这一局。
第三局掏牌时,关常艺说:“其实这官场上如同这打牌一样,谁输谁赢很难说!”
汪登生一边掏牌心里一边想,这关常艺一个30来岁的女子,都有如此见识,过去他只顾当官,却不研究官场上的输赢,所以自己输了。
汪登生感到这个关常艺以乎是故意在说他,顿觉全身冷飕飕地一阵麻。脸上如同面神经麻痹那样不停地抽动着。幸好各人都只顾着自己的牌,并没有察觉他的窘态。
这盘是侯希光打红桃5,白惠雪手里竟然4张5。一张方块5,一张黑桃5,还有两张梅花5。当她压住牌时,就在琢磨着让下家汪书记吃苍蝇。她先出一张梅花儿接着又出两梅花5。汪登生心里还在想着官场上的事,随手出了两张梅花。关常艺刚想叫,白惠雪使了个眼色。轮到侯希光了,他刚刚抽出两张梅花,突然觉得不对,于是放下两张主牌红桃。
白惠雪笑着用右手压住牌;说:“汪书记,对不起,两个苍蝇,罚20分。”
第三局拉锯拉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关、白二人赢了。

失去权力的汪登生孤独——电话找韦部长——求江淼帮忙——约侯希光见面——乡党委副书记要走3万元——汪登生、侯希光怨恨黄友仁——侯希光叫来两女子打牌——女子谈论八卦图如同官场顷刻间汪登生失去了县委书记的大权,从制高点一下子跌落到万丈深渊。红楼宾馆的卖粮合同,华蕾蕾的裸体,他想起来总是一阵胆战心惊。他半躺在床上,苦涩的浪花在心中翻腾。往事如同潮水般地一浪卷着一浪。凛冽的寒风,鹅毛般的大雪,7岁的他在风雪中踉跄地跌倒,爬起。抵不住饥寒交迫的孩子,终于失去知觉,昏倒在雪地里。虽然被一位好心人带回家去,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可是,在他童年那幼小的心灵里永远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无数次梦幻中,他喊、叫、哭,呼唤着:“妈妈,弟弟”,直到惊醒后,养父养母紧紧搂着他。泪水从他那稚嫩的两颊流下来。每到冬天,当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总是呆呆地站在纷纷飘落的雪地里,望着茫茫的野外,当年的情景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眼前,似乎母亲和弟弟会随着飘落的雪花飘到他的面前。年复一年,冬季的雪一场又一场。他照样是盼啊!等啊!可是却不见母亲和弟弟的影子!久而久之,在他心里,一年四季,惟有冬天,才是他最期待的日子。在他的心中一年四季也只有冬天,只有大雪迷茫的天气才是他所向往、所兴奋的季节。童年的不幸,却促使他学习上的奋进。尽管十年动乱正是他读中学的时代,荒废了不少学业,可是恢复高考制度后,他却一举夺魁,考上了大学。长大之后,思念母亲,想念弟弟的心仍然没有平静过。也许是幼年失去亲人的打击太惨重了,大自然给他以报偿。他大学毕业后竟然被商阳市人事局留下了。正当他觉得和煦的春风照到身上时,上帝又给他送来了一朵灿烂的鲜花,江森如同神仙般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连自己也没有想到,江森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很快成了他的猎物。不久,又被市委办公室选中。年轻有为的汪登生做梦也没有想到后来竟然当上市委书记的秘书。谁不知道领导的秘书是当官的阶梯!此后,他从副科到正科,很快跃上副处,39岁的汪登生当上市委副秘书长。官运亨通,春风得意,使他思念母亲和弟弟的伤口渐渐地愈合了。和江淼结婚不久,官场得意的他,早已另有新欢。他觉得江淼并不是他心中的女人。一时间,在整个市级机关,汪登生成了人们羡慕的人物。当他走出市委机关,踏上沂南县,成为全市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时,人们仿佛预感到这个未来市委接班人已经站在南阳这块土地上。想着想着,他全身一阵颤抖,咬着牙,狠狠地说道:“管也平啊!管也平,你坏了我的好事!”汪登生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着眉头,头脑中翻着一个又一个人的简历。他想到在省委党校学习时认识的省委组织部的处长韦全友,后来当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大脑一阵兴奋,翻着电话号码簿的手随即移到电话上。“喂!请问是韦部长家吗?”“我是韦全友,访问你是——”“韦部长,您好!我是沂南县汪登生……”“你好,老汪,有事吗?”汪登生突然觉得激烈跳动的心脏,一下子骤停了。是他自己心虚,还是韦全友当了副部长打官腔!连起码的客套话也没有,“有事吗”这让他简直不知如何是好。然而,他稍稍平静一下情绪,只好带着几分尴尬的口气说:“韦部长,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搅你。”“你在哪儿?”“我,我……我在县里。“噢……”“韦部长,我们市里调来的新市委书记管也平你认识吗?”“算是认识吧!怎么?前几天市委组织部不是一直打电话来,说他‘失踪’了,没有上任吗?”“哎,韦部长,一言难尽啊!”“怎么?你是……”“韦部长,您是了解我的,这位管也平书记您要是能说上话,请帮我给他打个招呼!他还没上任,就到沂南来,把我这县委书记给免掉了!”“是吗!他没上任又怎么能免掉你的县委书记呢?”“是啊!所以,韦部长,请你……”“我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管也平和我只是这次他调商阳任职谈话时见过一面,并没有什么交情。”“谢谢您了,韦部长!”汪登生放下电话,目光在电话号码簿上慢慢地移动着。此刻他怀念起老市委书记了。不觉滴下两颗泪珠,老书记怎么会突然去世了呢?否则是不会来了个冒失鬼管也平的。他又怎么会有如今的下场呢?他想给秦邦勤拨电话,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有拨。他太了解秦邦勤了。到如今,他是不会帮他说半句话的。管也平还没上任,市委常委会上他秦邦勤说话还是有作用的,他为什么不提出反对意见?汪登生的心中倏地闪过一个个疑虑,难道秦邦勤对他不满!还是他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他的心里越想越乱。他躺到床上,刚闭上眼睛,又坐起来,快速地按着电话键,拿着听筒,过了好久,对方才接电话:“喂——”“江淼吗!我是登生哪!”“……”没有声音。“江淼,你好吗?”“……”仍然没有声音。“江淼,你怎么不说话?我是登生呀!”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哀怜和乞求。“什么事?”江淼毫无兴趣地说。“你知道我的情况吗?江淼,看在我们夫妻的情份上,看在我们女儿的情份上,请你帮我想想办法……”汪登生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了。多少年来,他对江淼已经没有温存,没有激情了。随着他的职务升迁,对妻子的态度也就随之改变了。特别是他调任沂南县委书记后,他几乎很少回家,而江淼也渐渐地习惯了这种寡居的生活。爱情在她心中早已枯萎了。此刻的江淼一阵心酸,其实她还不知道汪登生出了什么事,但是,市里已经议论纷纷,特别是兰晓平去沂南代理县委书记,使得江淼的头脑中乱成一团麻。是谁在故意地惩罚她!是啊!这场戏剧的总导演竟然是她的初恋情人!他、他、他;汪登生、管也平、兰晓平。这三颗原子弹为什么偏偏同时落在她的头上?又如同三把利剑同时向她刺来。管也平那英姿勃勃的形象一直刻在她那颗初恋的心上。每当想到这里,她的心灵深处总是怦然一动,汪登生虽然在她痛苦的时候向她伸出多情的手,她也因此而毫不犹豫地和他结合了。然而他并不是她心目中的男人。他背叛了她,伤害了她;兰晓平的成熟和真诚,给了她失去情爱的婚外补偿。本来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她不同时期无法回避的生活,也是她心中永远的秘密。可是,现实把这不同阶段的时空浓缩在一起,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令她难堪的人生。“江淼,江淼……”汪登生对着电话喊着。虽然手里握着电话,她的思绪犹如散了缰的野马。汪登生的声音把她从恍惚中惊醒过来,慌张地低声说:“我……我听着呢!”“江淼,你不是有一个同学,她的丈夫是常务副省长吗?你能不能跑一趟请他们帮帮忙……”江淼此刻清醒了许多,她说:“我去说什么?怎么张口?”“现在官场上不就那么回事,没有人追究再大的问题也没事。现在有人故意找我的麻烦。其实哪一级领导大小没有点问题?江淼,你帮我一次,我会永远感激你的……”“你感激我什么?我什么都失去了,我还需要什么?我悔恨,我痛苦,我伤心……”她对着电话呜呜地哭起来了。“江淼,过去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愿意向你忏悔!我们还有女儿,还有将来……”“将来?将来在哪儿?将来是一个肥皂泡,海市蜃楼……”江淼失声痛哭着,电话落到地上了。汪登生对着电话在大声叫着:“江淼,江淼……”汪登生狠狠地把电话扔掉,骂道:“去你妈的!”往日,他的电话、手机响个不停,有时烦得他把电话拿掉,关了手机。可这县委书记一免,陡然间这幢小楼如同死一般的寂静。他盼着电话铃响,甚至呆呆地对着手机。可是没有人理他。这种失落感是他从没有过的。尽管他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一阵子,毫无收获。于是他拿过电话,拨通侯希光的手机:“喂,老侯吗?……哎,你在哪儿?”“哦!汪书记,我在外面,有事吗?”“老同学,我闷死了,你能到我这里来一下吗?”“好,我就来。”汪登生放下电话,来到客厅。刚坐下来,就出去了。把大门的锁开开后,回到客厅里。点了一支烟,刚吸了两口,还没坐下,客厅的门“嗒嗒嗒”的响了三下,他走到门口,随手打开门。一个矮个子男人站在门口。他吃惊地看着这个人,这矮子说:“汪书记,对不起,打搅你了!”汪登生随即把他让进客厅,他再次打量着这个矮个子,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了,是塘集乡的副书记,名叫魏华坦。那还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这个魏华坦来找过他。汪登生把魏华坦让进客厅,却一句话也没说。两个人犹如陌生人一样都站着。这时魏华坦面对着汪登生说:“汪书记,实在对不起,我的事看来你是办不成了。说实话,我那三万块钱还是借人家的,你看……”汪登生抽着烟,脸色顿时气得如同猪肝。心里暗暗骂这个小人,落井下石来了!一句话也没说,转身上楼去了,走到楼梯口,又回头做了个手势,示意魏华坦坐下来,然后上楼去了。他很清楚,这时他不能有任何把柄让他抓住,必须马上把他打发走。他很快又从楼上下来了,手里拿着报纸包着的一个纸包。走到魏华坦面前,打开报纸,把三沓百元钞票放到魏华坦面前说:“我什么时候和你有过经济上的交往,你是不是搞错了?”魏华坦拿着钱,睁大眼睛看着汪登生,觉得汪登生像是在说梦话。汪登生指指钱,像哑巴似的,魏华坦把钱按原样包好,站起来说:“汪书记,我知道这样做确实不太好,可是,我总不能把三万块钱扔到水里去啊!”汪登生像没听懂他话,伸手把他往外推。魏华坦刚出了门,只听门“哐”的一声关上了。汪登生心里骂道:“他妈的,小人!”汪登生坐到沙发里,大口大口地抽着烟,一种失落感再次袭着心头。县委书记,这个100多万人的头号人物,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无任何头衔的平民,他真的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心里不觉一阵心酸,刚才这个魏华坦真的狗眼看人,竟然如此欺人太甚!他心里太明白了,不愿和他多暧味,更不愿意有任何把柄落到他的手里。毫不犹豫地摔出三万元钱的同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地把这个小小的乡党委副书记打发走了。他更加体会到人生的险恶,政治的肮脏,前途的可怕!。拿着香烟的右手,突然感到一阵烧灼的疼痛,浑身一阵抽筋,扔掉烟头,收回那茫茫的思绪。夜,寂静而凄凉。他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可怕的寂寞。过去那辉煌灿烂的日子,大小官员们的阿谀奉迎和讨好连媚的笑脸,前呼后拥的人群。门庭若市的迎来送往,全已成为过眼烟云。他极其无聊地品味着孤独,好像孤独是一只魔爪渐渐地向他逼近。梦,一场好悲凉的梦!这时电话铃急促地响着。他慌忙地从按发里爬起来,从没有过这样焦急地走到电话机旁边,迫不及待地拿起电话:“喂……”“汪书记吗!我是侯希光呀!我在你的院子外面……”“哟!老侯啊!大门开着呢!快进来吧!”汪登生放下电话,心头的凄凉被候希光驱走了许多,他急忙打开客厅的门,这时候希光已经来到门口。进了客厅,侯希光看着汪登生说:“有什么情况吗?”汪登生摇摇头,垂头丧气地倒在沙发上说:“老侯,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寂寞,这种孤独叫人害怕、胆颤!”侯希光递给他一支中华香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说:“我太理解你了,老同学,你说他妈的是怎么回事?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随随便便的就给免了!”说着,给汪登生点着香烟,然后自己猛吸了两口烟。汪登生抽了一阵子烟,往日那凛凛的威风荡然无存了。失去权力仅仅两天的汪登生,仿佛成了另一个人,给人明显的印象是每天都吹得整齐而光亮的头发突然蓬乱了。往日那飞舞着的眉头拧成一个布满皱纹的疙瘩。过去从没见过胡茬的下巴,冒出了黑黑的胡须。过去每天必换的衬衣,现在也不再讲究了。精神显得萎靡而难堪。侯希光反复打量着身边这个两天前还是大权在握的县委书记,正是他的到来,给他带来了权力和地位,金钱和精神的满足。他真的没想到,在他到了天命之年,突然一棵大树从天而降。他看着汪登生,心里一种说不出的痛楚,他并不是为他而痛苦,为他而难受。他是为自己失去这棵大树,失去这座靠山而伤心。他将会是什么样子?顿时一种树倒猢狲散的伤感如同一把利剑刺向他的心头。他紧紧抓住汪登生的手说:“老同学,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哪个县委书记不需要官场上的应酬?凭什么在你身上鸡蛋里挑骨头!”汪登生觉得侯希光真是老同学,能够理解他,体谅他。握着他的手,热泪盈眶地说:“希光,我真的感到冤枉啊!你说,那些县委书记们,哪个不是这样?奥迪轿车,中华、玉溪香烟。外出那钞票大把大把地摔!美国、日本、香港哪年不出去几趟?怎么倒霉的就是我汪登生?我真的不服气啊!”侯希光说:“谁他妈的是好人?陈希同、王宝森那是多么显赫的位置!那么大的问题,不暴露还不照样当他们的大官。现在得要千方百计地保住你,你放心。此外,我们得想出一个围魏救赵的办法,把他们的目标转移到别处去。”汪登生竭力振作精神说:“现在这种形势,谁撞到枪口上谁倒霉。事情都坏在黄友仁这个王八蛋手里,不是他怎么会把市委书记引到这里来呢?”“是啊!那种没有头脑的人是不能重用的,弄得不好,他自己栽了,还牵连了别人。”“算是我瞎了眼。你说这个王八蛋荒唐不荒唐,他竟然把市委书记铐起来,还关了一夜。又把省纪委三个领导给抓起来,他们能不恼火吗?”“这狗日的真他妈的该死,枪毙了他也不多!所有的事都坏在他手里。”侯希光站起来,狠狠地跺着脚骂道。“我万万没想到,这些罪过全都加在我的头上,他们先拿我开刀了。”“汪书记,现在关键问题是要设法把问题从你身上推掉。黄友仁也好,流氓集团也好,归根结底都是黄友仁的问题。把公安局全给他端掉!所有问题全推给黄友仁。我还是想到要围魏救赵之计,来解你此时之危!”“怕是不那么简单!”“上面你再找找关系,需要疏通的,经济上我会全力支持你的。”汪登生摇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到了这个时候,谁都想躲得远远的。人哪,一旦失去手里的权,谁也不想理了!”“势利!势利!”夜晚,这幢小楼里一片寂寞,汪登生和侯希光一直在客厅里毫无目的地长谈着。可他们始终没有想到好办法。侯希光心里确实也不是滋味,此时此刻,他真的有些为汪登生抱不平。当然他对汪登生是不至于过河拆桥的!他如今的地位、金钱、女人确实都是他带给他的。他看着汪登生,仍像过去那样十分尊重他。侯希光看看表笑笑说:“汪书记,现在才10点钟,我看找两个人来陪你打打牌,推掉一切烦恼,怎么样?”汪登生那失神的眼中闪动着一丝火苗,真的有些高兴地说:“也好,今天不玩麻将,玩玩扑克牌,80分。”侯希光说:“那好,我那里有两名女将,过去没机会陪你,全是官场上的人缠着你。今天让两个女士来陪我们玩玩。”“那好啊!”侯希光一边拿手机一边说:“那个关常艺确实能干,她对八卦很有研究。还是什么大学里的周易研究会会员。扑克牌到她手里,那简直像面筋一样,活透了。108张牌,她能一下拉上两尺多高,一张接一张,不掉不乱!”“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等人?我在电视上看过那些豪赌高手才有这样的手艺。”汪登生睁大眼睛盯着俟希光。侯希光一连拨了两个电话,都打通了,又叫驾驶员去把这两个女子接过来。侯希光关掉手机说:“马上就来。”他看着汪登生情绪大振,又说,“可惜这玩牌不评职称,要是也评职称的话,那她在全国肯定能评个教授、副教授什么的。”汪登生说:“你胡扯蛋!玩牌评什么职称!这女的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说过,而且你还见过。当时她在直属粮所,只是一个小小的统计员,是我发现了人才,曾向你打过招呼,把她调到县面粉加工总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因为这是个副科级岗位,我对你说过。你当时说:这又不是什么重要岗位,让我对组织部说一声,常委会那只是形式。”汪登生哦了两声,问:“她叫什么名字?”“关常艺。”“这名字倒是很怪……”正说着,候希光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喂……噢,好,我马上来开门。”转身站起来说:“她们来了,我去开门。”说着出去了。随后,侯希光领着两位女子进了客厅。汪登生坐在沙发上没有站起来,那目光像是看着外星人似的。没容她们说话,侯希光拍拍后面那个瘦瘦高高个子的女子说:“她就是关常艺。今天让汉书记开开眼界!”又指指前面那个中等身材的女子说:“她叫白惠雪,刚刚上任不久的副局长。”接着叫关常艺和白惠雪把靠在一旁的方桌移过来。汪登生在明亮的灯光下注意着这两个女子。关常艺大约30岁刚出头,相貌还算一般,身段婀娜柔细,皮肤也还白静、细腻,只是胸脯平平的,没有什么性感,但她那气质却并不叫男人讨厌。白惠雪却是另一番风韵。看上去最多也只有30岁。具有唐代流行的那种丰满之美。四个人站定后,汪登生说:“怎么配对子?”关常艺老练地笑笑说:“自然是我和白惠雪了,你们领导对领导吧!”侯希光说:“也好!”于是坐了下来。汪登生就在对面坐定。关、白二人也在另外两面坐了下来。关常艺拿出两副崭新的扑克,往桌子上一放:“请二位领导定规矩吧!”汪登生说:“老办法,三局两胜。2和A必打,满80分后,每10分升一级,光头三级,抄锅底,单抄乘2,双抄乘4,怎么样?”大家齐声说好。白惠雪说:“吃苍蝇怎么算?”侯希光说:“吃一个苍蝇罚10分。”于是关常艺拿过牌,哗哗哗地洗起来。速度之快让你难以看清一张张牌,简直犹如瀑布一般。接着她带着表演似的,右手猛地拉了两下牌,那一张紧接着一张的牌,像是飘向空中的风筝,又像一串串飘摇飞舞的蝴蝶。真让人眼花缘乱。汪登生心里暗暗叫绝。随即她把牌往中间一放:“汪书记请掏牌!”汪登生伸手抓过一张牌,说:“小关,听说你对八卦很有研究,能否让我们也长长见识?”关常艺掏着牌说:“八卦也好,周易也好,其实都是自然界的一种现象。人为的把它迷信化或者神秘化都是不科学的。但是它毕竟有它的科学的一面。就说这阴阳八卦图吧!它并非凭空而来,八卦图中的阴阳鱼,白色为阳,黑色为阴。这阴阳鱼也可称作太阳和月亮,太阳为阳,月亮为阴。阴阳相互环抱,表示阴阳交合。阴阳是万物矛盾的两个方面,既对立,又统一。万物万事都有阴阳矛盾,也都有统一性。自然界处处都有阴阳之分:天为阳,地为阴;男人为阳,女人为阴;太阳为阳,月亮为阴;化学上的阳离子,阴离子;数学上的正与负;电学上的阳极,阴极;总之,无事无处没有阴阳。这都是千百年来人们根据自然界的现象总结而成的,八卦图分成黑白两部分,如同两个胖胖的逗号。黑鱼中间有个白点,白鱼中间有个黑点。黑白分明,称为阴阳两部分。也称阴阳鱼。无论是黑的还是白的,那逗号从胖大处渐渐变小。就如同官场一样,越往细小处,表示官越大。意味着大官越少。而粗大处意味着多,那是小官。而那中间的圆点则为钱。意思是说无论大小官,在官场上都在紧紧地围挠着钱。细想想不就那么回事吗?”突然关常艺停住了,接着她放了一张梅花2,说:“定王。”大家正听得入神,几乎忘了“定王”这事。经她一提醒,侯希光说:“哎呀!遭了,我忘了定王!”伸手掏牌,来了一张方块2,他兴奋得放下两张方块2。叫道:“趴上去!”汪登生大笑着说:“你这家伙,这叫反主。趴上是什么意思?”白惠雪说:“你说这阴阳八卦整个圆就如同官场上一样,那全是官了。老百姓呢?”关常艺说:“凡是八卦图不是在一张纸上,就是在一块布上,那一大张空白就是老百姓。犹如老百姓供养着这些大小的官员。”牌掏完了,侯希光伸手去拿剩下的8张底牌。这时白惠雪压住侯希光的手说:“等等!”看看汪登生,从手里抽出两张牌,往中间一放说:“趴上去我也把你给反过来,让你脸朝上!”大家一看,那是两张“鬼子”。第一局关、白二人赢了。接着又开始第二局。侯希光和汪登生赢了这一局。第三局掏牌时,关常艺说:“其实这官场上如同这打牌一样,谁输谁赢很难说!”汪登生一边掏牌心里一边想,这关常艺一个30来岁的女子,都有如此见识,过去他只顾当官,却不研究官场上的输赢,所以自己输了。汪登生感到这个关常艺以乎是故意在说他,顿觉全身冷飕飕地一阵麻。脸上如同面神经麻痹那样不停地抽动着。幸好各人都只顾着自己的牌,并没有察觉他的窘态。这盘是侯希光打红桃5,白惠雪手里竟然4张5。一张方块5,一张黑桃5,还有两张梅花5。当她压住牌时,就在琢磨着让下家汪书记吃苍蝇。她先出一张梅花儿接着又出两梅花5。汪登生心里还在想着官场上的事,随手出了两张梅花。关常艺刚想叫,白惠雪使了个眼色。轮到侯希光了,他刚刚抽出两张梅花,突然觉得不对,于是放下两张主牌红桃。白惠雪笑着用右手压住牌;说:“汪书记,对不起,两个苍蝇,罚20分。”第三局拉锯拉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关、白二人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