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两点:雪域雷达兵延续至今的特殊戍边方式

  相关图集:驻藏官兵迎新年

图片 1

  在海拔5374米的甘巴拉英雄雷达站阵地,笔者又遇到了三级士官操纵班班长杨同军,与杨同军是“老熟人”了,我们之间似乎非常有缘,因为我每次上山几乎都能遇见他。搬运文体器材,扛起最重的那筐蔬菜,安装台球桌……同样的,每次都是看见他不停忙碌的身影。教导员蔡刚告诉我:“杨同军放弃了今年回家休假过年的机会,这一班他是自己主动要求上山值班的。”带着内心的疑问我找到了杨同军,这位腼腆的山东小伙子告诉我说:“明年我就要退伍了,这可能是我在甘巴拉山上最后一次过年了,我不想让自己在甘巴拉留下遗撼。”我看见:杨同军满脸的高原红像是甘巴拉山上七彩的云霞般妩媚。

一边是“四季穿棉袄”的阵地,一边是温馨幸福的小家,这是多美妙的团聚啊!

  春节前夕,笔者随驻藏空军部队为各个基层雷达站送年货的卡车翻雪山,涉冰河,日夜兼程,历时4天3夜,行程3000余公里,先后踏访三个雷达阵地,一个场站和四个雷达阵地休整点,虽然只有短短的80多个小时,但驻藏空军部队首长对基层部队官兵深切的关怀之情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位官兵的心,而官兵们扎根高原,艰苦奋斗,缺氧不缺斗志的昂扬精神同样打动了每一个人的心。

图片 2

  采访即将结束时,在甘巴拉雷达站阵地阳光棚,团政治委员李林告诉笔者:近年来,我们始终把科学发展、构建和谐军营作为部队建设的一个目标,大力提倡以人为本理念,从点滴小事做起,逐步在部队营造出了一个和谐、健康、有序的发展环境,部队官兵大力弘扬“老西藏精神”和“甘巴拉精神”,自觉参与到日常的军事训练工作中来,在各基层雷达站形成了人人争着上山值班,人人自愿上山值班的良好局面,部队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为部队全面建设和各基层连队争创“甘巴拉式连队”夯实了基础。

甘巴拉站上士张建,4年前在阵地突发高原肺水肿,紧急送下山抢救,与死神擦肩而过。在休整点调整3年后,他摸索出身体调整规律,去年9月再次登上阵地值班……

  在海拔4900米的荡拉山雷达阵地,四级士官信标员夏小林已经连续在阵地值班4个多月了,本来上次换班他就应该被换下去,但他考虑到过年前后阵地战备值班任务十分繁重,自己又是站里技术最好的老兵,他毅然放弃了到海拔2800多米的休整点休整的机会留在阵地继续担负战备值班。前往阵地慰问的机关领导从拉萨专门为他带来了一箱新鲜的猕猴桃和一瓶霸王牌固发水,摸着自己日见稀少的头发,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在装饰好阳光棚后,夏小林把猕猴桃悄悄地分给了几个刚上阵地值班的新兵,并嘱咐他们说:“猕猴桃被称为水果之王,因为它含的维生素是最多的,你们一定要多吃!”

某雷达站休整点官兵模拟实战进行联网组训。

◆从“终年伴雪山”到“阵地不变,人员轮换”

他告诉记者,当年到甘巴拉报到时,休整点在距拉萨60余公里一个部队仓库院内,只有两排土坯房。不久搬迁到拉萨的新休整点,是精减整编部队腾空的土砖墙房,连队在那里组织官兵恢复身体、开荒种地。

图片 3

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前身为成都军区空军雷达某团,2014年在编制体制调整中升格。团队1967年在空军拉萨雷达独立营的基础上组建。所属雷达阵地分布在平均海拔4988米的冰峰雪岭,其中甘巴拉雷达站海拔5374米,是世界最高人控雷达站。阵地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一半,最低气温-35℃,正常行走相当于内地负重40公斤。一代代官兵践行“山高标准更高,缺氧不缺斗志”的誓言,长年担负进出藏飞机、部队驻训飞机的空中警戒引导任务,出色完成新型战机高原试飞、全军高海拔地区陆空联合演习等重大保障任务,被誉为护卫“空中国门”的忠诚卫士。

某雷达站休整点官兵进行机上训练。

设施齐备、布局合理的休整点,如雪域高原的座座“幸福驿站”。

休整点是官兵学习充电的“加油站”。

“‘终年伴雪山’,曾是高原雷达兵的戍边常态。”记者采访时,这支部队数任主官感慨万千,自1985年后休整点相继建成,官兵才有了走下“雪山孤岛”换班调整的机会。

图片 4

休整点是官兵们高原上的“家”。

高原苦,高原险,坚守雪山卫空天。休整点由“歇脚小屋”延伸到“后方保障基地”,映照着以兵为本的“雪域之爱”。

◆从“歇脚小屋”到“种菜后方”

休整点有多重要?不就比阵地海拔低一两千米吗?

休整点,雪域雷达兵的“幸福驿站”

来源:解放军报记者部·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胡晓宇

那是雪域最美的时节,绿树、青草、繁花,在湛洁碧空映衬下亮丽如画。“咱们从家属房开始看!”王胜全笑眯眯地带着记者参观休整点。两天前,他刚上5374米的阵地参加移装任务。此时,精神抖擞、眼眸晶亮。

图片 5

休整点是官兵学习充电的“加油站”。

——深入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4900米以上雷达站感受改革开放以来戍边生活变迁

甘巴拉“兵王”王胜全带领官兵在大棚里收获蔬菜。

“幸福苑”“安心苑”“馨语苑”。望着3栋二层家属楼单元门上的题字,楼前赏心悦目的碧绿葡萄藤,记者心里暖暖的。

图片 6

休整点是官兵们高原上的“家”。

记者知道,王老兵念叨的这些人,都是从甘巴拉走出去的团职干部。有的已离开部队,有的依然在高原坚守。

“以人为本,各级党委始终牵挂着边防将士!”旅长刘世国见证了休整点发展,从木板夹羊毛做保暖墙的木板房,到土坯房、砖房,再到集工作休闲为一体的新一代阳光房,“最初休整和种菜的功能,伴着改革开放不断升级,暖兵心、励斗志。”老边防感慨。

【手记】

【引子】

“营房设施齐备、布局合理,但营院环境离甘巴拉标准相差很远。”主官们带领官兵平开垦菜地,垫土种树……

阵地上高寒缺氧,不适宜剧烈运动。这些天,他参加了连队组织的篮球赛,每天中午喜欢到大棚里“蒸桑拿”,边给果蔬浇水边享受汗毛孔打开的畅快,“满血复活!”

图片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