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为历史研究提供细节

  另外,一些很重要的遗址还处在耕地的范围内。为了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农民往往需要深耕,就会把地下陶片、瓦当甚至柱础石都挖出来。这些虽然是无意的,但对遗址却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因此,相关部门很有必要尽快制定秦直道保护条例,避免当地农民在大遗址上种植需要深耕的农作物,并给予他们一定的经济补偿。同时规范秦直道穿行、游玩、参观者的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报》:陕北富县桦树沟有保存最好、最典型的几段秦直道遗址。您能详细介绍一下2010年的考古调查情况吗?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2月国家文物局印发《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提到妥善处理大遗址保护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问题。结合对秦直道遗址的认识,您认为秦直道大遗址保护应从哪些方面着手?

  尽快出台秦直道保护规划

责编:荼荼

  肖健一:秦直道中段的东线、西线说基本都是20世纪调查、研究取得的成果,是前辈们血汗的结晶。囿于20世纪科技发展水平与参与者主体的限制,当时秦直道调查所采取的主要手段是地望观察、地表调查与文献研究。工作重点是地表观察到的道路遗迹、修建道路所开辟的垭口、堑山堙谷的迹象,以及有文物遗存的建筑遗址。测绘工具是大小平板,位置记录方式以村名为主。

  肖健一:富县、甘泉县秦直道考古调查方法是以地表徒步踏查与数百米或一公里左右路面勘探、绘制柱状剖面图为主,同时对每个勘探点测量GPS坐标,最后连接每个勘探点形成直道线路走向图;调查覆盖范围为道路两侧各一公里;总计调查直道路线约150公里(直道线路走向图见图,红色为遗址或墓葬区,圆点与方块为勘探点),绘制道路柱状剖图143张,发现秦汉建筑遗址6处,
墓葬群5处,采集文物标本100余件。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2月国家文物局印发《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提到妥善处理大遗址保护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问题。结合对秦直道遗址的认识,您认为秦直道大遗址保护应从哪些方面着手?

  肖健一:目前各地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文物保护意识较强,保护措施也比较到位,在进行大规模基本建设时能够按照《文物法》的要求与程序办理。在基本建设层面,秦直道保护不存在大的问题。但一些不经意间的破坏,需要引起重视。

  肖健一:首先应该把秦直道遗址的文物保护规划纳入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计划中。秦直道遗址不仅仅是一条线路,也应该包括两侧的附属建筑以及与其连接的郡县城址。郡县城址与当时的驰道系统连接,形成既与全国道路网络联系又相对独立的直道系统,所以保护规划应当全面覆盖直道线路、附属设施、郡县城址。秦直道行经子午岭山脉、陕北丘陵沟壑、毛乌素沙漠、黄河湿地四个不同的自然地貌,遗址保存状况不一,当地人文、社会景观有差别,因此文物保护规划的制定应当因地制宜,突出特色。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现阶段秦直道保护存在哪些问题?

  科技考古助力秦直道研究

  我们发现,前些年,一些遗址周围的陶片很多,近些年陶片越来越少。如果缺少这些陶片,很多遗址年代说不清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游客、考古爱好者、行人等贸然去采集陶片,导致地表陶片减少。

  肖健一:目前各地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文物保护意识较强,保护措施也比较到位,在进行大规模基本建设时能够按照《文物法》的要求与程序办理。在基本建设层面,秦直道保护不存在大的问题。但一些不经意间的破坏,需要引起重视。

  尽快出台秦直道保护规划

  提供可信的断代依据

  肖健一:秦直道中段的东线、西线说基本都是20世纪调查、研究取得的成果,是前辈们血汗的结晶。囿于20世纪科技发展水平与参与者主体的限制,当时秦直道调查所采取的主要手段是地望观察、地表调查与文献研究。工作重点是地表观察到的道路遗迹、修建道路所开辟的垭口、堑山堙谷的迹象,以及有文物遗存的建筑遗址。测绘工具是大小平板,位置记录方式以村名为主。

  另外,一些很重要的遗址还处在耕地的范围内。为了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农民往往需要深耕,就会把地下陶片、瓦当甚至柱础石都挖出来。这些虽然是无意的,但对遗址却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因此,相关部门很有必要尽快制定秦直道保护条例,避免当地农民在大遗址上种植需要深耕的农作物,并给予他们一定的经济补偿。同时规范秦直道穿行、游玩、参观者的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报》:关于秦直道中段的走向,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论。秦直道考古是如何回应这些疑问的?

  我们发现,前些年,一些遗址周围的陶片很多,近些年陶片越来越少。如果缺少这些陶片,很多遗址年代说不清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游客、考古爱好者、行人等贸然去采集陶片,导致地表陶片减少。

  提供可信的断代依据

  肖健一:富县、甘泉县秦直道考古调查方法是以地表徒步踏查与数百米或一公里左右路面勘探、绘制柱状剖面图为主,同时对每个勘探点测量GPS坐标,最后连接每个勘探点形成直道线路走向图;调查覆盖范围为道路两侧各一公里;总计调查直道路线约150公里(直道线路走向图见图,红色为遗址或墓葬区,圆点与方块为勘探点),绘制道路柱状剖图143张,发现秦汉建筑遗址6处,
墓葬群5处,采集文物标本100余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