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远行: 前言二

  2001年12月7日

窗外飞扬着今年的第一场雪,转眼又是冬天了。去年的今天,正是出发的日子,南极洲的乔治王岛,地球最南端汪洋中的那一片陌生的土地,从天边向我漂来,在我的生命中停留了五十八天。而现在,它又已经远在天边,成了封存在我的记忆里的一座岁月之孤岛,犹如封存在琥珀中的一只美丽的昆虫。距离产生魔力。荒岛上的五十八个昼夜,在当时是足够寂寞的。那些天里,我最经常的动作是,在屋里穿好羽绒服,戴好毛线帽,揣上防雪盲的墨镜和防紫外线的黑色面罩,走到楼下门厅,从长椅下的一排长统雨靴中拣出贴着我的名字的那一双,把裹着脚套的两足插进去,然后独自离开住地,朝某一个方向走一段路程。我没有目标,方向是随机的,路程的远近也是随兴的。步履所至,到处一样荒凉,永远是海、礁石、山丘、冰雪和苔藓。在我现在的回想中,这种独自一人置身于千古荒凉的感觉竟是最值得怀念的。我清楚地意识到,在我的一生中,这样的机缘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我注定将在人类世界的喧闹中不断地追思那千古荒凉的意味。在岛上的日子里,我也有许多时间是在暂时属于我的那间小屋里度过的。我常常坐在窗前,对着小窗外的海岸发一会儿愣,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写一段日记或札记。这本书的主体部分就是由那些文字构成的,所以它实际上在岛上已经基本完成了。我自己对这些文字并不满意,但也许只好这样了,因为我无能为南极的那种千古荒凉找到文字的对应物。不过,面对这千古荒凉,我尚知敬畏,因而始终进入不了围绕这次活动的新闻事件式的氛围。读者可以看到,我所写的文字和所拍的照片都与新闻无涉。我的确认为,南极无新闻,而我也不会因为到了南极就成为一个新闻人物。当然,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必定要期待某种新闻效应,对此我完全理解。事实上,这样一个颇具想象力和魄力的策划,以及在各方配合下的成功实施,本身应有资格成为一个新闻。我想说的是,这种光荣仅仅属于活动的组织者,我这个不劳而获者无权分享。我的责任是在新闻之外,我应该用我的真实收获来证明这次活动不只是一个新闻。我不会忘记,由于这次活动的组织者的努力,我才有机会去一趟南极,才有了这些收获。因此,在把本书付印的时候,我要诚挚地感谢策划这次活动的阿正先生,赞助这次活动的鹭江出版社,以及支持这次活动的国家海洋局极地办公室。2001年12月7日

betway必威体育,  窗外飞扬着今年的第一场雪,转眼又是冬天了。去年的今天,正是出发的日子,南极洲的乔治王岛,地球最南端汪洋中的那一片陌生的土地,从天边向我漂来,在我的生命中停留了五十八天。而现在,它又已经远在天边,成了封存在我的记忆里的一座岁月之孤岛,犹如封存在琥珀中的一只美丽的昆虫。

  当然,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必定要期待某种新闻效应,对此我完全理解。事实上,这样一个颇具想象力和魄力的策划,以及在各方配合下的成功实施,本身应有资格成为一个新闻。我想说的是,这种光荣仅仅属于活动的组织者,我这个不劳而获者无权分享。我的责任是在新闻之外,我应该用我的真实收获来证明这次活动不只是一个新闻。我不会忘记,由于这次活动的组织者的努力,我才有机会去一趟南极,才有了这些收获。因此,在把本书付印的时候,我要诚挚地感谢策划这次活动的阿正先生,赞助这次活动的鹭江出版社,以及支持这次活动的国家海洋局极地办公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