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当爱已成往事

人戏不分,雌雄难辨,一颦一笑都藏着戏,哥哥的那眉眼柔情似水。精湛的演技让难以捉摸的心境变得这般容易让人体会,看得是一个酣畅淋漓忘乎所以,甚至都不曾察觉已然深夜。为演员们的演技点赞,向经典致敬。
段小楼后来的揭发让我感到吃惊不过也是在意料之中,从之前他的种种表现可以看出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菊仙不该真的信了他的那个玩笑话,或许真的不该做那种玻璃梦,老鸨说的没错,窑子里的人终归是窑子里的,怎会一抹洒就变良人,在那种场合里遇到的人怎会付予你真感情。
蝶衣命途多舛,本就无依无靠,后来碰到了小石头并和他一同搭戏,不免在戏里戏外产生感情,而蝶衣又是个戏疯子,活在戏里无法醒来直到遍体鳞伤之后至爱之人又给了他会心一击这才让他失魂落魄地从梦里醒来,却发现荒唐了一生。如果可以,蝶衣,我倒宁愿你不要醒来,在你的梦里继续做你的虞姬,倒不至于在终了发现终其一生竟只落得个荒唐二字。

    当爱已成往事

   时过境迁,但韵味犹存,那一幕幕痛心疾首的画面,不禁让人黯然神伤。

 
 小豆子与小石头的缘分,从被送进戏班的那一刻就开始了,无奈被母亲砍去一个手指的小豆子还生得一副俊俏样,娇小柔弱,却因其母亲是妓女而被小伙伴们排挤,唯有师兄小石头喜欢他,也许此时,小豆子就在心里埋下了对师兄的情根。

 
 光阴似箭,关家戏班里的孩子们在师傅的打骂声中渐渐长大,因为有着成为名角儿的梦想,所以已将打骂惩罚视为家常便饭,刻苦练习。每天都能和师兄一起,小豆子倒也知足,且表现得很优秀。唱思凡一直是他的一块儿心病,无论师傅如何打骂,都一声不吭,倔强如他,让人心疼…“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霸王别姬”红遍一时,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女娇娥,是戏台上深深爱着楚霸王的虞姬,他说要和师兄唱一辈子的戏,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偏执如他,一厢情愿,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被残酷的现实吞噬。

 
 因为后来,他们真的成了名角儿,但他平凡的梦境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女人打破___菊仙,花满楼的头牌妓女。一个被当真的玩笑,促成了这段婚姻,她用所有的财产给自己赎身,包括自己脚上那双鞋,她觉得外边的泥土都比这窑子里的鞋干净,换上朴素的衣服,光着脚去追逐她的爱情“如今已一无所有,小楼你是否还会接受我?”同情也罢,假戏真做也罢,段小楼真的娶了她,他们的良辰美景花好月圆,对蝶衣来说却是晴天霹雳,他悲痛欲绝,师兄为何不懂他的心?

 
 他是男旦,在台上美得不可方物,受尽众人景仰,就连袁四爷也“差点就恍惚过去了”,送条幅“芳华绝代”,让他真的融入到虞姬这一角色当中,甘心沉沦于自己的臆想,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现实和他开了一个粗鄙的玩笑,用小楼的话说即是“蝶衣啊,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可小楼又怎会知道,蝶衣的这一生,却是除了京剧,便是他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