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振东:皓哥是我领导 王皓:我俩感觉像“父子”

 
图片 1

 

 
 在八一2009年全运会前,樊振东第一次见到王皓真人,当时他进八一队刚一年,担当起给全运会主力队员当陪练的任务。由于队伍第二天就要出征全运会,王皓话也不多,上来就练,搞得樊振东挺紧张,捡球都跑步前进。

 

 
 “那时候皓哥的球质量太高了,我的水平不行,都练不起来,完全防不住他的球。”
“小胖当时比较用心,给我感觉他虽然年纪小,但人比较踏实。他那时候的水平陪我练是有点困难,但是他最起码认真、投入,而且很要球,能把我的积极性也带动起来。”
“我记得特清楚,因为我当时就比较胖,皓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多练练体能吧!”

明年要是竞争上了,我还打呢

 
 2010年,王皓的状态不好,联赛期间吴敬平一直陪着他训练,当时还有一个陪着王皓训练的人就是樊振东。樊振东还是有点怕王皓,住在一个房间也没敢多交流;2011年打全国锦标赛,还跟王皓住一个房间,交流依然不多,但通过那次锦标赛,樊振东打进前八名进入国家一队,从此以后,两人就渐渐聊起来了。

 

    全运会刚结束,队员们转天继续征战乒超联赛。王皓从北京驱车赶往位于唐山的主场时,副驾上坐着他妻子闫博雅,虽然挺着大肚子,但她依然愿意跟着王皓各地转转,看看比赛,看看王皓训练,她说要不然自己在家里太无聊了。除了参加乒超联赛和国家队的活动之外,王皓其他时间都在大学里上课,第一次去上课的时候,一堂300人的大课差点儿变成他的签名会。

图片 2

 


    到达唐山后,王皓遇到了教练吴敬平,只是这次吴敬平来唐山看的不是王皓的比赛,而是小队员樊振东。“他跟2001年的你有点像。”吴敬平先聊起这个王皓的小师弟,紧接着又关心起了王皓上学的情况,“要当教练员的话,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吴敬平这样嘱咐说。

对方的最棒之处是什么?

 

“从打比赛来说,皓哥其实属于挺敢豁出去的类型,他平时打球质量很高,到了比赛的关键时刻,出手质量依然很高。我们比赛打到关键时刻,质量都会下降,皓哥就不是这样,有时候我看他打球,比分到9:9的时候,他一出手我都会感叹:怎么还敢这么打呢?太硬朗了!平时训练的时候,我感觉皓哥练的时间不是最长,但是他会把自己每个点都练到了,心里特别有数。2013年巴黎世乒赛的时候,我输球后就陪皓哥练球,每天练一点正手拉和反手拉,他觉得手上有数儿了就马上不练了,从来不拖时间。我最近参加比赛比较多,每次带着压力备战的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哪方面没练到,多练怕比赛时候用不出来,不练心里又不踏实,有各种各样的担心。在把控自己训练量方面,如果皓哥是100分,那我就是刚刚及格。”

    王皓说自己在国家队跨越了好几个时代,“二王一马”有他,“六小龙”有他,“83一代”有他,现在和张继科、马龙、许昕新“三驾马车”的竞争还有他。不久后,王皓将迎来只属于他自己的“青木时代”——踏出校园,迈向新的工作。

“小胖的思想跟他年龄相比要成熟一些,我2004年打奥运会时其实比他现在年纪大,但跟他现在比都略显稚嫩了点。他年纪这么小就要承受这么大压力挺不容易的,但能承担得起这些压力,也说明他思想很成熟,而且情商很高。就是要更快乐阳光一点,别平时也跟我们一样老成。”

 

用一个词形容你们之间的关系?
“亦师亦友的感觉,平时怎么闹都可以,但是他认真跟我说什么的时候我就必须要认真去听,因为他说的都特别有用,要么是他经历过的,要么是他想到的而以我的眼界和境界看不到的东西,总是对我的帮助会比较大。我和皓哥因为都是八一队的,所以还是战友,不对,从级别来说,他是我领导!”
“小胖跟我,就像我跟刘指导(刘国梁)一样,又有兄弟的感情,又有师徒的感情,还有点像父子,但如果互相信任程度想要达到我和刘指导那样,还需要沟通得更多一些。”

奥运会的烙印

樊振东为什么能冲得这么快? “我觉得自己的机遇不错,在二队的时候就把青年比赛中的冠军都拿了,所以上一队以后跟他们比不会感觉自己特别低,有底气一上来就一队大队员们拼。在直通比赛里打了个第二名,心气儿很足,有了亮点以后,队伍给自己挺多机会,这些机会包括参加巴黎世乒赛,也包括被分到吴指导(吴敬平)一组,让自己从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队员,一下就进入了另一个成长阶段。世乒赛我虽然没打好,但感觉见识到了,也能把自己融入进去了,一下子就觉得成长比较快,接下来的每一个机会自己也都能把握住,这些经历对我的自信以及在队里的位置都是一个提升。虽然我也有状态回落的时候,但因为有信心,所以再冲的时候就感觉不吃力。”

 

“小胖比一般人打球要用心,在平时训练和休息的时候都会想球,教练们或者我跟他讲了什么,他都会用心记住;第二小胖不会浪费机会,这跟他平时训练踏实、刻苦、用心也有很大关系;第三他比同龄人成熟得早,打球又有天赋,这些因素缺少一样都没有现在的樊振东。

    在国乒北大行的论坛上,王皓被问起三次获得奥运会亚军有什么不一样的心理感受。“雅典奥运会是真蒙了,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我很痛苦,到了伦敦就很豁达,觉得和张继科会师决赛已经完成了任务。”王皓大方地回答,奥运会于他并不是一个不能碰的伤口,却在他身上留下了烙印。在王皓看来,他所经历的这么多被划分成“时代”的队内竞争,都是为了“一致对外”。刘国梁曾说过,王皓是“群胆”勇于“孤胆”的人,在他心里团体的分量比单打重很多。这是从小在八一队熏陶出来的优良传统吗?

王皓会成为怎样的教练?
“皓哥对乒乓球还是有一套自己的见解,他当运动员时敢于承担,全运会的时候他打哪个位置都能顶,大家都挺佩服他的,和他一起战斗我挺有安全感。但当教练的时候,皓哥比较容易急,我能感觉他特别想教我这个球,但我一下子执行不出来的时候,皓哥就恨不得上场帮我去打。我的能力比他差不少,所以很多时候执行他教练的意图不到位,这时候皓哥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批评我不努力,会让我有点沮丧。在今年超级联赛中,皓哥在八一大商队就客串担任教练的角色,平时相处感觉还和原来一样,真到训练和比赛的时候他太认真了,等他真当了教练,真狠起来,我都想不到会是什么样。”

 

“我认为当教练不光要对队员技术上有所创新,让他们技术领先其他人,在做人方面也要时刻沟通,思想和对乒乓球的理解要和先进的技术相匹配。我在联赛的时候差不多算是樊振东、周雨和徐晨皓的教练,也跟他们急过,骂得最狠的一次是因为我对他们比赛的态度不满意,总觉得使80%的力气就能赢球,忘了比赛的目的是锻炼自己,他们才第二年打联赛就露出这样的疲态,以后想调动就真难了。真当了教练的话,我认为自己应该挺严厉的,虽然平时我比较随和,但对事业和打球还是挺较真的,我的切身体会是,作为运动员必须要对自己狠,我就是没有把自己逼到最绝境,才会尝到很多失败的痛苦,我不希望以后我的队员也这样。”

    “这和雅典奥运会我输给柳承敏有关系。”王皓说输给外国人真的很难受。“在雅典输了以后,我对外国人的胜率一直挺高,因为只要一打比赛,我心理这根‘不要输给外国人’的弦就会绷紧,因为我知道输了的滋味。”如果当时赢了柳承敏,王皓会和现在不同吗?“可能个人英雄主义的色彩会浓一点吧,但也不一定能走得比现在远。我觉得我能长期保持不错的竞技状态,一直在国内一线中竞争,跟我总在决赛中输球有很大关系。我每输一次,对冠军的渴望就更多一分,一直拿不到冠军,我就要一直努力。”

 

    北京奥运会开赛前,王皓觉得冠军应该是自己的。“说实话,2004年我感觉自己是重在参与,到了奥运村每天都特别高兴,过得很舒服,哪儿都想去看看,觉得都很新鲜。和孔令辉的双打输完才觉得我是带着任务来的,到单打最后就剩我一个人,压力一下都给我的时候,人就出现了问题。”奥运会单打的压力对于那时候王皓的经验和心理承受能力都太大了,让他完全承担不了。“2008年我觉得我已经成熟了很多,年龄、经验和心气儿都到了该拿冠军的时候。在奥运会之前一系列的比赛里,我表现得都特别好,但这种‘应该’的情绪让我人很沉重,满脑子想着我就是来拿冠军的,要把上一届从我手里丢掉的冠军拿回来。我记得2008年赛前训练,我练了一个小时就好像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那么累,就是因为心理负担太大了。”

 

    王皓用一个“重”字形容自己的2008年奥运会,到了2012年,就换成了“轻”。“伦敦奥运会前,我觉得自己能报上两项已经非常好了,这已经是队里对我的认可,在成绩方面我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没有想要更多的。我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就放开打好每一场吧。”所以2012年,王皓真正以一种很舒服和积极地状态备战着。“到了英国以后,我觉得自己调整得特别好,没有比赛成绩给予的压力,又特别想比赛,让大家看看我现在的状况。”王皓说,单打和张继科会师,他就已完成了任务,也战胜了他自己。“冠军当然重要,但对我来说守住自己这条线更重要。”王皓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又从他身上看到了雅典奥运会的烙印。

 

时代的味道

 

    王皓刚进入国乒主力层的时候,马琳和王励勤已经开始主宰各大比赛的决赛了,到2006年之前,王皓都觉得自己一直在冲击。“我2003年才有点冲击他们两个的意思,在2004年世乒赛团体赛中上场,并且竞争上了雅典奥运会。但从实力上来说,我和他们两个有不小的差距,直到2006年我的底气才足了一些,觉得能和他们在一个水平线上竞争了。”王皓一直想冲到最前面当第一名,2007年世界杯结束后,王皓的世界排名终于上升到第一,并且从2007年10月一直保持到2009年1月。

 

    在国家队竞争过的人,都知道冲比守容易,所以在面临下一个“三驾马车”时代的来临,王皓明显有了压力。“乒乓队的竞争力确实非常强啊!”王皓感慨道,“从2010年我莫斯科世乒赛决赛没上场,我就意识到危机了。”那场决赛王皓在挡板外如坐针毡,场上的每一分球都能让他心跳加速。“太怕输了。我一直绷着劲儿,好几次都想还不如我上呢!”因为这份心情,王皓和吴敬平闹起了别扭,觉得作为主管教练,吴指导应该帮他争取上场的机会。“我赛前是需要鼓励的,结果教练说不行就干脆别上,让我心都凉了。”这次误会也让王皓有机会能和吴敬平坐下来好好聊聊,让他了解到师父想保护他的一片苦心。“说通了以后,我感觉和吴指导又拧成了一股绳,2010年乒超联赛第二阶段开始,我就打得特别好,胜率排在第二位,年底拿了世界杯冠军以后,我的心气就彻底回来了。”

 

    王皓2010年的“虚”,是因为2009年的“透支”过度。那一年,王皓获得世乒赛和全运会两个男单冠军,虽然一直状态很差,在世乒赛前封闭训练时一度想扔了拍子不打了。“那时候我是真感觉乒乓球没意思,奥运会能进决赛又赢不了。当时刘指导跟我说,我能站上世乒赛的比赛场地就是胜利,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去参加的横滨世乒赛,每打一场比赛都觉得‘哎,看来我还行’,就这样一直到拿了冠军。和陈玘的双打是赛前一周才开始练,也拿了冠军,这两个冠军我都没拿过,赛后觉得打球还是快乐的。”正说着,王皓又自己感慨上2009年他实在走得太顺了。“拿了世乒赛冠军和全运会冠军后,我又开始原谅我自己了,觉得我还可以呀,2008年遗留下来的问题也没太影响到我,对自己的要求就降低了很多。”要求一降低,问题就暴露了,这才有了王皓2010年一年的低迷。“2009年我像个甩手掌柜似的,把以前存的钱都花干净了不说,还透支了很多。训练和小比赛是在为大赛存钱,存的这些钱要用在大赛的关键时刻,我2009年用得太多了,没存。”王皓说,在这过程中,是刘国梁和吴敬平一直在鼓励她,让他认识到作为队里的核心,踏下心来最重要。

 

    2011年世乒赛前,王皓的状态中规中矩,但一到鹿特丹,他一下就觉得自己又能拿冠军了。“一到住的酒店,门口放着一张我的大照片用来宣传,到场馆里也到处能看到我的照片,一见这情况我就笑了,心说这比赛就是为我准备的吧,当时心态一下就好了。那次比赛除了决赛,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16进8对柳承敏,赛前我确实有点轻敌,忘了他是遇强则强人来疯的性格,他在和我比赛时明显比前几场打得要好很多,而且当时他非常想赢我,这场球如果他赢了,就可以直接报名奥运会单打。所以那场比赛我们突然就较上劲了,不过我对柳承敏已经非常了解了,他变得多凶狠我都有心理准备,如果再往前放几年,那场球我就赢不了了。”

 

    谈起2011年和张继科的单打决赛,王皓说因为胶皮被撕开的原因,让他从见到大照片以来的积极心态受到了一些影响,比赛前心就乱了。然而王皓并没有让话题围绕那次意外继续展开,而是引入了另一段与球板有关的小故事。“今年世乒赛我半决赛碰马龙之前,球板居然忘在房间里了。当时谁都不知道,我悄悄让吴指导帮我把球板拿过来,在训练的时候我有说有笑的,还拿左手玩球,其实心里着急着呢。”但是这次的小意外丝毫没有影响王皓的心态,他说2013年世乒赛是他参加这么多次世界大赛中打得最开心最快乐的一次,全是积极的动力,让他在比赛中能完全释放。

 

    在王皓冲击马琳和王励勤的时候,他已经在属于自己的“83一代”阵容中遥遥领先,他将这份冲劲依然归功于雅典奥运会。“我觉得我们同龄这一批人没有上一批和下一批‘要’,最容易崩溃的就属我们了,如果我雅典奥运会没输球,我也不会坚持这么久。”王皓细数自己和最好的一批兄弟们身上的缺点,一针见血地说。“因为我们生活条件很好,在国家队也已经到了中国队很强大、成绩比较稳定的时候,所以我们在比赛中比较容易原谅自己,没有王励勤和马琳去冲击刘国梁、孔令辉那么拼命,也没有张继科、马龙他们来冲击我们时压力那么大。”王皓说,他们这批兄弟惰性和依赖性很强,没有上一代的创业精神,也少了点儿下一批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我们安于现状,所以不少都成家了,现在不光我们同龄这一批人关系好,我们的太太团关系也特好,这不我结婚的时候,她们都来堵门了嘛。”

 

    虽然用了“惰性”、“依赖性”、“容易崩溃”这些尖锐的字眼,但可以看出,王皓对于“83一代”的感情很深,提到这一批兄弟们,他也很自豪。“我们幸福感比较多,而且我能从这么多人的竞争中冲出来,在竞争中起到一个连接上下的作用,也挺好的。”

 

    既然评价过了同龄的小伙伴们,那也评价一下两个大哥级别的老对手吧?“马琳和王皓是两个路子上的人,性格完全不一样,但他们都非常喜欢乒乓球,所以练得也特别辛苦,我能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很多东西。王励勤对待每一场比赛都特别认真,特别要,年轻队员真的得向他学习。全运会的时候樊振东跟我说他打完团体赛觉得精力有点盯不住,我就让他看看王励勤是怎样去比赛的。我真挺佩服王励勤的,他是那种大家都会站起来给他鼓掌的运动员,他说过,可能0比4也是输,3比4也是输,但是他还是想尽力,这种精神太难得了。马琳在比赛时也是一样,而且他比王励勤多一点,永远打得让对手难受。”

 

     其实,时代的味道在王皓身上体现得不是那么明显,因为他始终处于尖端的竞争,无论对手出自哪个时代。

 

成家后,再立业 

 

    今年,王皓结婚了,也即将有自己的小孩。家庭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改变吗?王皓看了看副驾上的闫博雅回答,“现在我打球多了妻子的支持,家庭稳定了以后,觉得人比以前更踏实,不像以前总觉得是飘着的。我也觉得身上的责任变得重大了,现在我的好与坏,都关系着我的家庭和我的妻子,不光代表我自己。就像我们队里教育得那样,我们出去就代表中国乒乓球队,不是代表个人。我现在觉得我私下里代表的也是我的整个家庭,不是个人了。现在队里挺多人都结婚了,我相信他们也都会觉得很幸福,我们能找到一个懂自己的人,帮着一起去照顾和支撑一个家,太幸运了。这让我觉得人不孤单,做什么都有人在帮你,虽然其实具体也帮不上什么。”王皓这时候坏笑起来,“但是有这样一个人在,心里踏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