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体育】中国文化史500疑案: 秦兵马俑的主人究竟是谁?

秦始皇陵坐落在距西安30公里的临潼县城东,南倚骊山,北临渭水,气势宏伟。1974年3
月,在秦始皇陵东侧发现大型兵马俑从葬坑,引起了国内外学者、专家和旅游者的高度重视,甚至被誉为“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秦兵马俑从葬坑,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地下军事博物馆。俑坑布局严整,结构奇特。如现开放的一号俑坑,从葬的陶人陶马约6000余件,同真人真马一般高大。这些陶俑,依坑排列,面向东方,形成一个长方形军阵。俑坑东端有210
个武士俑,手执弓驽远射兵器,三列横徘,似为前锋部队。其后,是6000个铠甲俑组成的主体部队,一个个手执矛、戈、戟等长兵器,同35乘驷马战车间隔在11个过洞里,排列成38路纵队。南北两侧和西端,各有一排手执弓驽的武士俑,似侧翼卫队。“强弓劲驽”的战袍俑是秦陵部队的外围,蹲姿射俑系后备军。数以千计的陶人,每个身高1.86米左右,容貌不一,神态各异,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陶人的职务、兵种和性格,从其装束、体态、脸型、神情、手势以至细微的发须变化,可略辨一二。秦兵马俑的主人是谁?自1974年发掘以来,国内外学者一般都认为当是秦始皇,这一队伍整肃、装备齐全、威风凛凛、气壮山河的阵容,是秦始皇当年浩荡大军的艺术再现。
  但是,近几年来,学术界有人对这一流行观点提出了质疑。陈景元在《大自然探索》1984年第4
期发表题为《秦俑新探》的文章,对举世瞩目的秦兵马俑的主属问题,提出了大胆而全新的见解。作者指出,有关秦俑主属这一重大结论性命题,并未有人依据可靠的材料用科学的语言进行过准确、系统而周密的论证。文章列举和分析了一系列无法解释的疑问和矛盾现象,明确地否定了秦始皇是兵马俑主人这一当今流行的说法。如过时的军阵:在一号坑、二号坑里,大量的卒兵围绕战车排列成一个个整齐的大小方阵,战车兵又是这支部队的主力,而车战则是这支部队最基本的作战方式。但在《文献通考》、《菽园杂记》、《淮南子》、《史记》等古籍中,秦始皇时期只有大量使用步兵和骑兵的记载,几无进行车战的痕迹。可见它与兵马俑这个军阵队伍毫无共同之处,却有天渊之别。又如奇特的武士:俑坑里所有要冲锋陷阵的武士,有的精梳各种发髻,有的头戴一顶软帽,而攻坚作战中自身防卫所必需的头盔,一个都未准备,大量武士没有护身铠甲。这样的武士是没有战斗力的,说这是秦皇横扫六国的精锐之师,令人费解。又如违禁的兵器:秦军以精良的钢铁兵器更新了装备以后,秦始皇于公元前221
年,下令收缴全国铜制兵器,运人咸阳,悉数销毁,铸成12个重各24万斤的大铜人。之后,任何人继续收藏铜戈、铜剑,就是一种罪死不赦的犯上行为。二号坑内有铜剑剑头,谁敢用这种陈旧、劣等的兵器去给秦始皇作陪葬之物?又如犯上的服色:统一六国后,秦始皇立即“改正朔,易服色”,规定了“衣服、旄旌、节旗,皆尚黑”的制度。而俑坑里几乎所有的武士俑,从上到下身穿大红、大绿的战袍,紫色、蓝色、白色的长裤,真是五颜六色,异常鲜艳,哪里有一丝一毫“尚黑”的意味。
  作者进一步比较了殉俑制度的异同,考证了铜钺年代的顺序,追溯了大多数武士俑独特的头冠和发髻的本源,并根据武士俑身上发现的铭文的判读、氏墓地的探究以及旧楚军队的分析,指出这个大型兵马俑坑的真正主人是秦始皇祖上秦昭王的生母、曾在秦昭王时期专权达41年之久的秦宣太后。从而把秦兵马俑坑的实际营建年代前推了半个世纪左右。
  在1984年召开的秦俑发现十周年学术讨论会上,专家、学者专门讨论了秦兵马俑的主属问题。绝大多数人仍然认为秦始皇是秦俑的主人。
  秦俑考古工作者秦鸣在《文博》杂志1985年第1
期以《秦俑坑是始皇陵的陪葬坑》为题,坚持原有的看法。秦鸣认为,从坑内文字资料、坑内遗物、遗迹、秦陵的整个布局、俑坑威武雄壮的军阵分析,俑坑西北角一座级别较低的墓葬至今尚难断定是男是女,根本与宣太后无关,但可以肯定俑坑的主人不是宣太后,而是统一六国的秦始皇。
  秦汉史专家林剑鸣对俑坑修建于秦始皇时代同秦鸣并无异议,但对俑坑的性质提出不同看法。他在同一期《文博》上以《秦俑之谜》为题撰文说,近年秦俑坑虽然出土文物甚富,“但至今尚未发现有能够证明秦俑坑为秦始皇陵园一部分的文字资料”,秦国时仍有以活人殉葬的旧习,制造如此大型俑坑似无必要。此外,在坑内第一次出土的几千件兵器中铁器极为罕见,这与当时已很发达的冶铁水平是不相称的。因此,秦俑坑并不是秦始皇陵园建筑中的一部分,而是属于具有纪念碑性质的建筑物,可能称之为“封”。
  上海《社会科学》杂志1985年第2
期发表刘修明的文章,对陈景元的观点提出商榷。他说,在兵马俑坑中出土了属于秦始皇时代的三年、四年、五年、七年的“相邦吕不韦戈”,还有十四年、十五年、十七年、十九年的“寺工”长铍(“寺工”为秦朝官署名,专铸陵园陪葬用的兵器)。许多带铭文的兵器出土时土层未乱。有考古常识的人都知道,比宣太后晚五十年的兵器是不可能跑到宣太后的陪葬坑里来的。他认为兵马俑坑的主人是秦始皇。那么,宣太后氏的葬地在哪里呢?《史记》里明文记载:“宣太后死,葬芷阳骊山。”据考证,芷阳在今临潼韩山谷洪庆一带(在骊山北麓)。这里有几座高大的封土冢,还出土有“芷”字的陶文。这同在骊山北麓的始皇陵及其陪葬坑,方向相反,相距甚远。陈景元指出的兵马俑坑西侧的凸字型小墓,决不是宣太后墓,很可能是始皇陵的一座从葬墓,或是兵马俑坑的一个组成部分。(史煦光)

秦始皇陵坐落在距西安30公里的临潼县城东,南倚骊山,北临渭水,气势宏伟。1974年3
月,在秦始皇陵东侧发现大型兵马俑从葬坑,引起了国内外学者、专家和旅游者的高度重视,甚至被誉为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秦兵马俑从葬坑,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地下军事博物馆。俑坑布局严整,结构奇特。如现开放的一号俑坑,从葬的陶人陶马约6000余件,同真人真马一般高大。这些陶俑,依坑排列,面向东方,形成一个长方形军阵。俑坑东端有210
个武士俑,手执弓驽远射兵器,三列横徘,似为前锋部队。其后,是6000个铠甲俑组成的主体部队,一个个手执矛、戈、戟等长兵器,同35乘驷马战车间隔在11个过洞里,排列成38路纵队。南北两侧和西端,各有一排手执弓驽的武士俑,似侧翼卫队。强弓劲驽的战袍俑是秦陵部队的外围,蹲姿射俑系后备军。数以千计的陶人,每个身高1.86米左右,容貌不一,神态各异,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陶人的职务、兵种和性格,从其装束、体态、脸型、神情、手势以至细微的发须变化,可略辨一二。秦兵马俑的主人是谁?自1974年发掘以来,国内外学者一般都认为当是秦始皇,这一队伍整肃、装备齐全、威风凛凛、气壮山河的阵容,是秦始皇当年浩荡大军的艺术再现。
但是,近几年来,学术界有人对这一流行观点提出了质疑。陈景元在《大自然探索》1984年第4
期发表题为《秦俑新探》的文章,对举世瞩目的秦兵马俑的主属问题,提出了大胆而全新的见解。作者指出,有关秦俑主属这一重大结论性命题,并未有人依据可靠的材料用科学的语言进行过准确、系统而周密的论证。文章列举和分析了一系列无法解释的疑问和矛盾现象,明确地否定了秦始皇是兵马俑主人这一当今流行的说法。如过时的军阵:在一号坑、二号坑里,大量的卒兵围绕战车排列成一个个整齐的大小方阵,战车兵又是这支部队的主力,而车战则是这支部队最基本的作战方式。但在《文献通考》、《菽园杂记》、《淮南子》、《史记》等古籍中,秦始皇时期只有大量使用步兵和骑兵的记载,几无进行车战的痕迹。可见它与兵马俑这个军阵队伍毫无共同之处,却有天渊之别。又如奇特的武士:俑坑里所有要冲锋陷阵的武士,有的精梳各种发髻,有的头戴一顶软帽,而攻坚作战中自身防卫所必需的头盔,一个都未准备,大量武士没有护身铠甲。这样的武士是没有战斗力的,说这是秦皇横扫六国的精锐之师,令人费解。又如违禁的兵器:秦军以精良的钢铁兵器更新了装备以后,秦始皇于公元前221
年,下令收缴全国铜制兵器,运人咸阳,悉数销毁,铸成12个重各24万斤的大铜人。之后,任何人继续收藏铜戈、铜剑,就是一种罪死不赦的犯上行为。二号坑内有铜剑剑头,谁敢用这种陈旧、劣等的兵器去给秦始皇作陪葬之物?又如犯上的服色:统一六国后,秦始皇立即改正朔,易服色,规定了衣服、旄旌、节旗,皆尚黑的制度。而俑坑里几乎所有的武士俑,从上到下身穿大红、大绿的战袍,紫色、蓝色、白色的长裤,真是五颜六色,异常鲜艳,哪里有一丝一毫尚黑的意味。
作者进一步比较了殉俑制度的异同,考证了铜钺年代的顺序,追溯了大多数武士俑独特的头冠和发髻的本源,并根据武士俑身上发现的铭文的判读、氏墓地的探究以及旧楚军队的分析,指出这个大型兵马俑坑的真正主人是秦始皇祖上秦昭王的生母、曾在秦昭王时期专权达41年之久的秦宣太后。从而把秦兵马俑坑的实际营建年代前推了半个世纪左右。
在1984年召开的秦俑发现十周年学术讨论会上,专家、学者专门讨论了秦兵马俑的主属问题。绝大多数人仍然认为秦始皇是秦俑的主人。
秦俑考古工作者秦鸣在《文博》杂志1985年第1
期以《秦俑坑是始皇陵的陪葬坑》为题,坚持原有的看法。秦鸣认为,从坑内文字资料、坑内遗物、遗迹、秦陵的整个布局、俑坑威武雄壮的军阵分析,俑坑西北角一座级别较低的墓葬至今尚难断定是男是女,根本与宣太后无关,但可以肯定俑坑的主人不是宣太后,而是统一六国的秦始皇。
秦汉史专家林剑鸣对俑坑修建于秦始皇时代同秦鸣并无异议,但对俑坑的性质提出不同看法。他在同一期《文博》上以《秦俑之谜》为题撰文说,近年秦俑坑虽然出土文物甚富,但至今尚未发现有能够证明秦俑坑为秦始皇陵园一部分的文字资料,秦国时仍有以活人殉葬的旧习,制造如此大型俑坑似无必要。此外,在坑内第一次出土的几千件兵器中铁器极为罕见,这与当时已很发达的冶铁水平是不相称的。因此,秦俑坑并不是秦始皇陵园建筑中的一部分,而是属于具有纪念碑性质的建筑物,可能称之为封。
上海《社会科学》杂志1985年第2
期发表刘修明的文章,对陈景元的观点提出商榷。他说,在兵马俑坑中出土了属于秦始皇时代的三年、四年、五年、七年的相邦吕不韦戈,还有十四年、十五年、十七年、十九年的寺工长铍(寺工为秦朝官署名,专铸陵园陪葬用的兵器)。许多带铭文的兵器出土时土层未乱。有考古常识的人都知道,比宣太后晚五十年的兵器是不可能跑到宣太后的陪葬坑里来的。他认为兵马俑坑的主人是秦始皇。那么,宣太后氏的葬地在哪里呢?《史记》里明文记载:宣太后死,葬芷阳骊山。据考证,芷阳在今临潼韩山谷洪庆一带。这里有几座高大的封土冢,还出土有芷字的陶文。这同在骊山北麓的始皇陵及其陪葬坑,方向相反,相距甚远。陈景元指出的兵马俑坑西侧的凸字型小墓,决不是宣太后墓,很可能是始皇陵的一座从葬墓,或是兵马俑坑的一个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