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17起盗掘案接连告破!遗址地下地道频现谁是祸首?

内容摘要:殷墟保护与发展要解决体制机制障碍殷墟位于安阳市区西北角,总面积为29.47平方公里,其中重点保护区面积14.07平方公里.殷墟考古发掘不是少数特定考古单位的事,更不是某位考古学家的“专利”,要利用殷墟这个大平台,利用考古“试验”,寻找全面开花的路径,将殷墟这一国际品牌打造成为一个国际考古发掘研究基地。安阳殷墟保护与发展要科学构建文化创意产业大格局殷墟文化产业的发展,是与以殷墟为核心,全面开花的产业格局连在一起的。殷墟的文化产业,永远离不开殷墟,除了前述的以殷墟为核心的考古吸引力,以及体验考古外,文化旅游中的观光游应该成为殷墟发展的主力阵容。破解殷墟文化的保护与发展的第三个难题,就是要做大做实殷墟的文化产业,形成以殷墟为特色的文化产业大格局。

新华社郑州10月10日电
题:殷墟17起盗掘案接连告破!遗址地下地道频现谁是祸首?

关键词:考古发掘;保护区;文化产业;文物;安阳;体验;展示;殷墟保护;殷都区;形成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林园、桂娟

作者简介:

作为探寻中华文明的重要支点,殷墟是备受世界瞩目的文化遗产。前不久,殷墟频频告急,不法分子租房、租院挖地道,疯狂盗掘古墓葬。为斩断伸向殷墟的“黑手”,河南安阳警方以雷霆之势力破“地道战”,17起盗掘案接连告破。

  殷墟保护与发展要解决体制机制障碍

遗址地下地道频现,地上设跑马场儿童娱乐区

  殷墟位于安阳市区西北角,总面积为29.47平方公里,其中重点保护区面积14.07平方公里;一般保护区面积8.63平方公里;建设控制地带面积6.77平方公里。共涉及殷都区、北关区20个自然村,7786户,23402人。

5月19日以来,安阳警方辗转多地,打掉盗掘破坏殷墟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团伙10个,打击处理102人,追回文物713件。

  安阳殷墟具有极高的考古价值。但目前就宏观管理而言,与其他地方区别不大,甚至还处于历史遗留问题的叠加之中。主要表现为:一是考古发掘的分割性。从1929年开启殷墟考古,中研院史语所在殷墟设立工作站,到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科学院考古所(1978年以后为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设立安阳工作站,均由中央考古部门主持重点保护区的考古发掘工作,安阳文物考古部门主要从事非重点保护区的考古工作。二是文物保护的破碎性。殷墟申遗成功后,设置了安阳市殷墟管理处,但只负责管理目前对外开放的殷墟景区,主要是绿化、接待、讲解等业务,没有行政管理职能。市文物局管理文物,市执法大队负责文物安全,当地政府组织村民巡视,条块分割,责权不明。三是保护发展的矛盾性。殷墟的大部分保护区集中在殷都区,共涉及14个村庄,6045户,17987人。小屯、武官村、侯家庄(侯庄)、大司空等重要地点,也在殷都区。殷都区面积只有69.5平方公里,其中殷墟保护区占了近1/3,加上安钢、电厂与南水北调工程等大型企业和大型工程用地,以及建成区和在建项目占地,真正可利用的土地仅剩0.67平方公里。可以说,殷都区发展空间已严重不足,无法在现有考核体系下完成民生和发展的双重重任。

记者日前探访殷墟多处被盗掘古文化遗址现场时发现,一条条伸向古墓的盗洞密集出现,隐蔽性极强,犹如“地道战”般触目惊心。不法分子内外勾连,形成严密的犯罪链条。

  破解安阳殷墟保护与发展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要创新管理体制,优化运行机制,扫除体制机制主障碍,而体制机制创新正是殷墟未来发展的不竭动力和生命力所在。

安阳市公安局殷商分局政委陈国军说,殷墟保护区内的郭家庄村一带,分布有贵族墓葬群,长期以来,各类觊觎文物者对此虎视眈眈。

  第一,成立“安阳殷墟文化试验区”。以殷都区为依托,将北关区涉及殷墟保护区的9.04平方公里,以及安阳县的曲沟镇扩充进来,形成较为完整的殷墟保护与发展行政区划空间,为殷墟管理的空间性奠定基础。

安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张书平介绍,殷都区的铁西路北段王婆大虾餐馆地下室、裕馨园西边蘑菇厂、郭家庄188号院和66号院,都发生了盗掘古文化遗址行为,属同一特大盗掘古文化遗址犯罪团伙所为。

  第二,“试验区”要高规格。从现有体制看,应设为副厅级,或管委会的领导为市委常委,形成一个高规格的领导格局。市直有关部门(如城建、旅游、文物)领导要担任“实验区”副职,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安阳工作站站长,要兼任“实验区”副职,使之形成惯例,成为中央与地方合作的一种范式。

犯罪团伙重要参与人张某军说,幕后出资、租赁房屋、实施盗掘、倒卖文物均有专人负责,最后按先前制定好的分赃方案进行分赃。

  第三,“试验区”要有专门的考核体系。“试验区”的主要任务是依托世界文化遗产,围绕殷商文明与甲骨文字,进行传承创新,将其打造成全球中华早期文明的体验圣地。因此,要建立一整套专门的考核体系,有别于普通行政区的考核与评价机制,使其具有“试验性”,为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发展探寻路径。

据介绍,在一起殷墟盗掘案件中,盗掘团伙盗掘文物14件,其中12件文物以700万元的价格被卖掉。经鉴定,这批被盗文物出自商代晚期墓葬,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部分出土文物保存状况较差,竟被盗掘人员随意丢弃。案发后,安阳市公安局追回了6件文物。

  第四,“试验区”要建立国家文物补偿机制。国家要依照“主体功能区”的补偿模式,对当地农民为保护殷墟而牺牲的个人利益,要像对“退耕还林”“生态平衡”做出牺牲的农民那样,进行合理补偿。通过建立健全文物补偿机制,使农民的合理诉求得到国家政策的积极回应。国家应首先在殷墟开展文物补偿机制试点工作,探索总结经验,向全国推广。

犯罪成员多无正当职业,监管责任不明互相扯皮

  第五,“试验区”要简政放权。根据殷墟的实际,在认真执行《文物保护法》和《殷墟保护总体规划》(修编)的基础上,由“试验区”制定相关保护与运作方案,提出对有关关键词汇重新解释的建议案,并总体报批后,由“试验区”执行。要简化报批程序,将有关职权下放到省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或简化有关报批为报备,并进行适当监管。

记者调查发现,长期以来,破坏遗址现象接连发生的根源,主要是暴利诱惑、监管割裂、防范不足等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