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巴恩:与骨头打交道 考古和盗墓有何不同?

图片 1

地层叠压是考古学行动断代的基础,它根据这样的原理:下面的物体或堆积要比覆盖其上的东西年代古老。相对断代技术运用了地层叠压打破关系法则,是任何一个考古发掘以及所有其他断代技术都必不可少的。地层叠压原理表示物品与地层时间上的相对早前,18世纪以来就至少是一些考古学方法论的组成部分。

  史上第一位考古学家:公元前6世纪的巴比伦国王挖出神庙奠基石

两种地层学的定义经常用到:一种来自考古学的角度,另一种视野广阔一点,来自地学视角。考古地层学是对分层堆积的研究与解释。它强调叠压打破关系,从而达到断代的目的。地学则注意岩石的描述、分类,特别强调不同时代与地域中岩相和化石的关联。对地学家而言,地层学的目的是建立不同地区地层的联系以及时间上的早晚关系;而对考古学家而言,其目的就是建立时间关系。

  考古学就像怀旧一样,不是过去的样子了,那么它来自何方?“对考古学的考古学”是什么?

考古学地层学的开端始于博物馆学家开始运用斯特诺的原理来研究古代人类制作的器物。这些学者通过运用叠压关系确立人们生活的古老年代以及人们所有生活的相对年代早晚。考古学家与博物学家合作,在考古学中建立了一个分支学科,我们称之为史前史。史前史家与地质学家关系密切,这种关系贯穿过去一百年地层学的历史。

  大多数人都对过去怀有某种兴趣。确实,这种兴趣再加上下述事实——我们知道我们将会死亡与我们是唯一有能力摧毁我们星球的生物——也许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的特征之一。似乎人类总是对他们祖先遗留下来的遗迹感到好奇——尽管开始时间已无从考证,但是有许多实例表明,古代文化似乎已经在收集或者甚至在崇拜更古老的物品:
例如,
在公元5世纪,巴尔干的一位色雷斯公主在她的陵墓中就拥有一份石器时代的石斧收藏。在北美,公元15世纪与16世纪的易洛魁人遗址中也有着几千年前的人造器物;而在南美,据说印加帝国的皇帝们曾经收集了莫切文化的富丽堂皇的绘有色情图案的陶器,这些陶器在当时已是若干世纪之前的古董了。

史前史家的地层学需要把单独一个岩石序列分成多套单位。他们所运用的区分标准多样,包括岩石学、化石、地磁、风化带或任何有助于建立关联的东西。史前史家按照这种程序发掘欧洲、亚洲与非洲的岩厦与狂野遗址。

  现在已知的最早的“考古学家”是巴比伦国王纳布尼都斯,他在公元前6世纪发掘了一座庙宇,
一直挖掘到一块数千年前安放下去的奠基石。在D.W.格里菲斯于1916年拍摄的默片《党同伐异》中,有一个场景有如下字幕:“这天对贝尔沙撒的父亲来说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他发掘出了纳拉姆—辛神庙的奠基石,这座神庙是三千二百年前建造的。偶然间,他察觉到波斯人居鲁士,巴比伦最强大的敌人,正在靠近这座城市。”这表明甚至考古学最早期的开拓者们也深深地迷恋他们的专业并且常常会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与此同时,相当多的研究城市的考古学家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方法出发进入到这门学科中。他们探究考古学与历史文献、语言以及古典文明之间的联系。这些遗址有城墙、地基、街道与铭刻。在讨论年代与时代关系时,文献比地层中的器物更有发言权,因此地层可以被忽略。

图片 2

美洲通欧洲一样,也存在着研究冰川时代的考古学家与研究城市环境的考古学家之间的区分,关注早期史前史的考古学家与地学的关系紧密。而那些关注相对晚近复杂文化的考古学家更依赖陶器、建筑、艺术与民族志的材料来给遗址断代,并建立空间上的联系。

  昔时“考古学家”的含义与今日大不相同。实际上,在希腊,在公元后最初的几个世纪里,“考古学家”这个词指的是一类演员,他们用戏剧性的摹拟表演在舞台上再现古代的传奇!今天所理解的“考古学”这一词语是由17世纪里昂的一位医生兼古物学者雅克·斯蓬重新创造出来的。他也提出了archaeography这个词语,但这个词像掉在石头地面上的陶器一样摔得粉碎。

北美研究复杂社会的考古学家没有文献或帝王世系可以用来确定地层年代,同样他们也没有历史器物比如表面印有年代的硬币。考古学家努力想解决北美最早居民的古老年代以及现代美洲土著来自于哪里。他们只能依赖地层学,直到新的类型学方法发明后,这种方法能够帮助考古学家确定遗址是否古老以及大致年代。把地层或地表所获得的其器物材料与既有的器物变化特征相比较,考古学家就可以确定它们的年代。

  在罗马时代,
尤里乌斯·凯撒的战士发现了许多伟大的古代坟墓,当时他们正在意大利与希腊建立殖民地;他们从这些坟墓中劫夺陶器和青铜器,这些东西在罗马可以卖到很高的价钱,这是早期的盗墓与古物买卖的一个实例。据史学家苏维托尼乌斯所说,甚至奥古斯都大帝也曾经收集“已经灭绝的海洋与陆地怪兽的巨大遗骨(它们通常被称为‘巨人之骨’)与古代英雄们的武器”。

这种以器物为强调中心的地层学在美国遗址没有改变,直到谢弗提出考古学家应该注意“自然过程”,它像文化过程一样会影响器物。现在大多数考古学家都认为地层学应该包括类型分析与背景关联。

  到中世纪时,欧洲人逐渐为“奇妙的陶罐”所吸引,那些陶器(可能是骨灰瓮)由于自然侵蚀或是穴居动物的活动而神秘地从地下显现出来。与此同时,人工制造的燧石与打磨光滑的石斧也经常由于农夫耕耘土地而重见天日。根据普遍的看法,这些器物是精灵的弹丸或是雷霆弩箭,但实际上,它们为甚至远在非洲和印度的人们所崇拜与收藏,并常常被他们用作护身符或符咒。在欧洲,许多器物被人们收藏在“古玩柜橱”内,早期的文物爱好者将自然的与人工的物品收集在一起,头脑更开明的人慢慢地认识到,这些“雷霆弩箭”与“奇妙的陶罐”实际上是古代人类的人造遗物。与此同时,古希腊和古罗马雕塑的发现鼓舞了当代艺术家去研究古典时期的形式,而富有的家庭则开始收集与展出古典时期的文物。

从考古学这门学科起源开始,地层叠压原理就是考古学断代的基石。当然它沿着不同的历史道路在发展,并且影响了我们今天的看法。

  正是在16世纪,在西北欧,有些学者开始真正质疑弗兰西斯·培根的论点,即“大部分远古的时代(除了保留在手稿中的那一部分)都已湮没在沉默与忘却之中”。这些学者认识到有关远古的过去的信息有可能来自对野外遗迹的研究。整整一大队不列颠、斯堪的纳维亚和其他地方的文物学者出发去走访与描述这些遗迹。在17世纪和18世纪,伴随着日益增加的发掘量,这些活动演变为一种更系统化的兴趣。虽然大多数挖掘仅仅是为了重新获得来自地下的物品,但有少数开拓者将这项工作当作细致的解剖,他们注意到器物与不同土壤层之间的关系,并且认识到,总体来说,来自上层土壤的物品必定比来自下层土壤的物品年代更近。

参考文献:[英]科林•伦福儒 保罗•巴恩主编
陈胜前译:《考古学:关键概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3月。

  这种新的追问方法与读解土地和地形的方法就像一纸公文,引发了挖掘古冢的疯狂浪潮——发掘西北欧或北美的墓葬山丘。这在过去首先是绅士、牧师、医生、商人和教师等的闲暇消遣,甚至在今天,从事这些职业的人也对“业余”考古学做出了十分可贵的贡献。

  确实直到19世纪早期至中期的时候,考古学才取代了古物研究而盛行起来,这是在渴望更系统、更科学地了解过去遗存的意义上说的。正是在这一时期,由于在西欧发现了石器工具与现已灭绝的动物之间的联系,人类的远古状况才被首次证实并最终得到了普遍接受。到19世纪末叶,真正的考古学已经是一项蓬勃兴旺的事业,许多“伟人”在勤奋地工作——比特里在埃及,考尔德威在巴比伦,谢里曼在爱琴海,彼特—瑞弗斯在不列颠。对这些开拓者中的大多数来说(也许要除去那位圆滑世故、说谎捏造的谢里曼),考古不再是对宝藏的追寻,而是对信息的探寻与解答特定问题的手段。

图片 3

  20万年前的西班牙墓穴:世界上最古老的葬礼仪式

  20世纪,由于整整一群主要人物的努力(诸如惠勒在不列颠和印度,赖斯纳和伍莱在近东,尤尔和基德尔在美洲,鲍德斯和勒罗—高汉在法国),考古学成为了一项基础雄厚的、多学科的事业,汇集了无数个领域的专家——从地球物理学家(他们可以借助一系列装置来探测地表以下的东西)和空中摄影师到动物学家、植物学家、化学家、遗传学家和所有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他们能够从考古得到的物质中或从包裹这些物质的沉积物中确定年代。

  随着时间的推移,迄今为止,考古学有两个主要的趋势。第一,发掘已经变得比原来缓慢得多,也更加艰苦。过去人们用鹤嘴镐挖掘(或者甚至用炸药爆破!)考古地层,而现在,每一地层都被细致地铲起、粉碎或者刷去,然后每样东西都要过筛,这样才不会遗失土壤里可能包含的任何一点儿信息。例如,在西班牙阿塔普尔卡的“遗骨之穴”这个岩洞深处的密室里,藏有许多至少有二十万年的骷髅(实际上,这好像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古老的葬礼仪式),发掘者每年的7月只移去大约十英寸的泥土。这里已经发掘出了大约三百具人类骸骨,这就是发掘者们可以摆弄的全部东西。因为每一具都必须小心地加以清洗、加固与保存,这项工作进行得难以置信地细致,连留下的沉积物都要清洗与过筛,所以甚至连内耳的微小骨骼也被发现了。

  第二个主要的趋势是,我们不仅获得了数量急剧增长的各种类型的材料,而且——由于新技术与新的科学分析方法的发展——我们现在可以从每件器物上获得多得多的信息,这一点颇有讽刺意味。例如,拿一块陶瓷碎片来说(这是陶器上的碎片,属于最耐久因而也是最普遍存在的考古遗存类型),过去,一块碎片只能简单地依据其形状、材料与装饰(如果有的话)而被归为某一种类型。但是现在,你可以获得对它的原料的详尽分析,从而使你能够确定这些原料的来源;你还可以获知它是在什么温度下烧制的,以及它是用什么材料烧制的;陶器自身可以用热致发光技术来确定其年代,而其他的方法可以被用来分析其内部表面上沉淀物的最不明显的痕迹,从而告诉我们它原来是用来盛放什么东西的!

  换句话说,随着考古学的发展,它正在用比原来少得多的材料来做比原来多得多的事情。天哪,它在每一种意义上都在生产着比原来多得多的东西。全世界的考古学家的数量正在不断地增长,他们为职位而竞争,并且所有的人都试图提供信息或新的资料。大量的讨论会与专题会正在举行,其中大部分最终将其成果以书的形式出版。因此,这一专业的文献已经失去控制,
一只巨大的多头许德拉正带着新的杂志和系列专著年复一年地跃起,很少有人能负担得起这些资料,甚至连图书馆在目前的紧缩预算之下要购买它们也感到很吃力。没有人能指望拥有关于某一时期或某一地区或某一专业的所有文献,更不用说关于某一大陆的考古学的所有文献了,更遑论全世界的考古学文献了。

  在战前,情况则完全不同。如果你在剑桥大学的图书馆里看一看标有诸如格雷厄姆·克拉克或格林·丹尼尔这样的伟大名字的博士论文原稿,你就会发现它们确实篇幅短小,只相当于20世纪90年代论文中的一个单独章节。当然,在他们做学生的年代,他们所学习与阅读的考古学著作要少得多,并且他们也无福享受到伟大的神祇施乐复印机与苹果电脑的庇佑,不得不靠自己的手来记笔记与复制地图。

  与此同时,博物馆也物满为患,因为保存已经成为日益突出的问题(见译文第99页)。例如在埃及,考古学家甚至已经在将器物重新埋入地下,
因为他们认识到这样它们将保存得更好、更长久,为了未来的世代能够目睹它们,将它们托付给大地母亲比托付给博物馆的地窖或仓库更好。正是由于存在着大量未曾公开的发掘成果,所以在世界的每个博物馆中都存在着一座“文物山”:未曾编目和/或未曾研究的物品组成的巨大收藏。这一情况已经恶化到如此地步,以至于那不勒斯博物馆不得不在最近关门,因为成千上万的古币和其他东西从它的库房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它的库房中,只有不到一半的藏品被编入了目录。很明显,要是考古学要把它那非常凌乱而且塞得过满的馆藏理出个头绪来的话,还有许多工作得做。

图片 4

  人类学研究活着的人性,考古学研究沉默的僵尸

  自从20世纪60年代的乐观主义重新流行以来,
考古学家已经对他们的专业能够为人类行为研究做出独一无二的贡献这一点抱有比以往大得多的信心。就考古学与姐妹学科的关系看来,这在北美特别重要。

  人类学只是意味着对人性的研究。在英国,它被分成社会(或文化)人类学与体质(或生态)人类学两部分,前者分析人类文化与社会,而后者研究人类的体质特征以及他们是如何进化的。然而,在美国,人们也认为考古学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类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大多数学院派的考古学家可以在“人类学系”中找到,考古学被当成人类学的一个子学科,而不是像在旧大陆那样,考古学自身就是一个学术领域。

  考古学曾经被称为“文化人类学的过去时态”,并且由于它涉及的是人类的过去,
所以它无可争辩地是人类学的一个方面。然而,它同样是历史学的一部分——实际上,历史学可以被恰当地描述为是考古学冰山所露出的一角,因为就人类过去的几乎所有事物而言,考古学是真正信息的唯一来源。历史学(除了口述史学)只不过始于大约公元前3000年文字记述在西亚的引入,后来很久之后,文字记述才遍及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即使就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期而言,来自考古学资料的信息对于从文字中获悉的知识仍然是有价值的补充。并且不管怎样,常常是考古学家首先发掘出文件与手稿。

  当然,在人类学与考古学之间有一个基本的差异,那就是,总的说来,人类学家的日子比较舒适惬意,他们能够观察人们的行为,调查作为信息来源的人,因为人类学是发生在现在的。(当然,有些学究在“后程序考古学”中曾经指出,不存在像现在这样的东西,因为只要你开始意识到某一瞬间,这个瞬间就已经过去了。无论如何,这类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得到的观察只会召来人们大声的嘲笑。)
考古学的情报提供者已经死去了,考古学的证据更是沉默不语。考古学的答案则需要耐心的工作才能获得。这种差别几乎就是是与一位开朗、敏锐的青年闲谈,还是与一具僵尸交谈之间的差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