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那是你没读对书

原标题:睡不着?那是你没读对书

《最糟也最棒的书店》松浦弥太郎

  来源标题:睡不着?那是你没读对书

弥太郎说他是读了高村光太郎的诗集《最糟也最棒的路》之后,就取了这个名字,“最糟也最棒的书店”

有一段时间,我喜欢睡前看小说。最惨痛的经历是看《三体》的时候,连续一周每天看到半夜两三点钟还不忍释卷,早晨7点又得跟孩子一起起床。三部全看完,看镜子里的自己,老了5岁。

松浦弥太郎在书中谈了移动书店的由来和如何发展移动书店,谈了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如何进行写作与编辑,什么是最糟也最棒,还有关于标准与创新的评价标准。

那一个星期的经历,为后来的我省了很多护肤品钱,因为我发现,最好的护肤品就是睡眠,睡不好,擦多贵的面霜都没用。

雷蒙德·梦果的《如何不上班地生活》给了松浦弥太郎很大的启示,也正是这种生活促使他坚持不懈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只要想到的事,就全都做。”

后来又这么熬着看了《1Q84》,我终于承认,长篇小说是睡前毒物。白天看,一会儿接个电话,一会儿被家人打断一下,节外生枝的事,都能帮你抬头从小说里喘口气,喘气的时候多了,注意力没那么集中,对下面的情节也就没那么纠结。

松浦弥太郎说他在写文章的时候,总会以坪田让治与壶井荣为典范。壶井荣是日本小说家,儿童文学家,她的主要著作是长篇小说《二十四只眼睛》,后来这本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对于壶井荣,松浦弥太郎说,“人生在世,会遇到各种事情,不管是谁都会遇到好事和坏事,生活中有美丽的地方,也会有丑陋的地方。壶井荣接纳了所有的一切,仔细审视,然后将点滴感触写成文章。”

晚上就不一样了,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巨大的沙袋,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不想起身,不想放下,也分不清是贪恋这种状态,还是贪恋小说里的情节。

这本书对我影响特别大,我希望自己以后也可以向这种生活迈进一步,希望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后来一段时间,改看短篇小说,还是不行。好的小说家,就像一把手术刀,割开一个个血淋淋的肢体,长篇小说好歹给你一个伤愈出院或者病重而亡的结局;短篇小说可好,直接把伤口割完扔你眼前就走了。

接下来是读书摘记:

伊恩·麦克尤恩的《蝴蝶》《立体几何》《夏日里的最后一天》,都是最极端人性的展示,一个小时看完,还要难受两个小时。雷蒙德·卡佛的《大教堂》《哈里之死》《需要我时你给我电话》,看完脑袋里多了一架老时钟,不断嘀答嘀答都在问:后来呢后来呢后来呢……

“每一个人都有虚伪,软弱的一面,不愿让人看见,自己也不愿承认。我发现,想尽办法不让这些缺点表露出来的想法才是错误的。不管是世间的事物还是自己内心的想法,能全部接受、包容才是最糟也是最棒的生存方式。”

综上所述,结论是小说不适合睡前阅读,无论长短。

“我所认为的自由是指‘与社会有所关联的自由’如何以个人的角色,对现在的社会施以正面的影响力,这是我所思考的自由。”

合适的睡前读物,有两种,一种温暖,一种烧脑,但这种烧脑,不是侦探小说式的烧脑,而是知识密集型的烧脑。

附:高村光太郎的诗《最糟也最棒的路》日文版

温暖读物,就广泛的语境而言,就是大众传播里的鸡汤,无论上架的是文学类还是励志类,都是讲一些正能量的东西,让你觉得世界充满真善美。无论白天受了多大的委屈,几页书看下来,立刻豁然开朗。

最低にして最高の道(最糟也最棒的路)

松浦弥太郎的书就有这种功效。他每本书我都买了。村上春树的小说好看,随笔过于絮叨,也是很好的催眠读物,但因为过于催眠,容易让人懊恼,觉得时间浪费了。如果一本书读两页就睡着了,3个月都读不完,也会让人对人生产生极大的怀疑。

もう止そう。

松浦弥太郎就不一样了。他是个情商极高的作家,他的书,与其说是作品,不如说是商品。用现代营销术来说,他是认真研究过读者情绪,设置了使用场景后,开始写作的。他的书,就是专门写给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的时间来阅读的都市青年。

ちいさな利欲と ちいさな不平と

作者像一个老朋友,睡前跟你唠叨几句,说的都是家常事儿,但永远比你看高一线。30分钟读完4篇,或心满意足地觉得被别人懂得了,或茅塞顿开地发现原来还能这么想。

ちいさなぐちと ちいさな怒りと

这种睡前读物,就是你要什么他给你什么,不需要你劳心费力地思考和理解,它只是帮你说出了自己没说出的话。这些有道理的“废话”,让你觉得自己被重视、被理解了,原来世界上真有懂你的人。

そういううるさい  けちなもの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