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每天有上亿人在听他讲故事,从此再无下回分解……评书大师单田芳病逝,享年84岁

原标题:三侠五义美名扬,白眉大侠世无双,乱世枭雄声犹在,世间再无单田芳

原标题:曾每天有上亿人在听他讲故事,从此再无下回分解……评书大师单田芳病逝,享年84岁

今日关注

记者从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理肖建陆处获悉,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图片 1

单田芳先生告别仪式将于 2018年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单田芳微博

图片 5

1934年

图片 6

12月17日单田芳先生出生于营口市的曲艺世家

图片 7

1953年

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单田芳先生的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先生毕业于沈阳二十七中学,本应继续攻读东北工学院,但因家庭变故未能完成学业。

本报特派记者第一时间

1955年

赶赴北京进行采访

加入鞍山市曲艺团,并在此崭露头角。

昨晚9时许,本报记者联系到单田芳的女儿单慧丽。电话中,她声音低沉,她说目前很忙,父亲已经过世,现在正在扶灵去八宝山,并建议记者9月14日上午到八宝山人民公墓,届时会统一接待。

1955年

从昨日到9月15日

拜著名评书演员李庆海为师,从此开启了曲艺生涯。期间在辽宁大学历史系(函授)学习,是当年少有的“秀才级”评书演员。

北方晨报·印象鞍山记者

1995年

在北京进行全程直播,实时更新

单田芳先生成立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开评书艺术走向市场的先河。从艺六十余年来,单田芳先生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000余集,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

送评书大师最后一程

改革开放后,先生的事业逐步走向巅峰,共录制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计12000余集,闻名全国,被誉为永不消逝的电波。

十八年来,本报先后有不下10位记者采访过这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凡是采访过他的记者,无不为这位老人身上散发的激情,执着而又自信的光辉所吸引,他是钢城的骄傲,更是一代人心中永远的《白眉大侠》。

记者从单田芳先生治丧委员会获得的《单田芳先生生平》显示,单田芳先生一生钟情评书事业——2000年罹患胃癌接受手术后,仍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

图片 8

这些作品,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如《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

图片 9

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

图片 10

单田芳的微博,

图片 11

9月6日、7日还曾更新过。

图片 12

图片 13

执着与坚持
患癌后仍录制20余部作品

再上一条更新是2017年11月。

图片 14

2000年,单田芳先生罹患胃癌,接受手术治疗后,先生仍然不放弃自己热爱的评书事业,毅然继续创作并录制了后续的20余部电视和广播评书作品,其中大多数为经过重新创作和修改的新式评书,如《贺龙传奇》、《血色特工》等红色经典系列评书。

崔凯:他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评书事业

2004年,单田芳先生被北京曲艺家协会特聘为名誉主席;2010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2012年,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9月11
日下午5时,接受辽沈晚报记者电话采访的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对单田芳先生逝世的噩耗深表痛心和遗憾,“今天中午我和田连元先生吃午饭时,还谈及单田芳先生的敬业精神,他在患病后仍然不忘评书事业,直到身体不堪重负,才放弃了录制评书,可以说是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评书事业。”

图片 15

崔凯表示,单田芳先生是北方评书独树一帜的表演艺术家,“之所以说他在北方评书里独树一帜,是因为他是以说评书的方式,传承了传统评书中按照口传心授的表现方式,用他自己的发挥把生活的细节、人情、人性都融入到他的评书作品之中。所以单田芳先生的作品能够达到观众说的‘炼乎’的效果,可以紧紧地吸引观众。”

单田芳先生博采众长,勇于创新,探索前人不敢涉足的评书题材,形成了独特的“单式风格”。从艺六十余年来,单田芳先生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共计12000余集,节目时间约6000余小时。他的评书作品不仅在国内,在海外华人中也有一定的影响,甚至被书迷形容为“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单田芳先生的评书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优势,就是他博览群书,阅读量非常大。”崔凯举例说,《三侠五义》、《童林传》等,包括一些现代作品,他都能加工成评书。还有一点让辽沈听众格外喜欢的就是,单田芳先生的评书作品东北风格浓郁,在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等评书大家采用普通话说评书的情况下,单田芳先生的说评书时掺杂了很多东北方言,让我在听评书时也不时会笑出声来。

恩师如父!徒弟徐文祥追忆老师

他录制了100多部评书作品,录制量之大,堪称前无来者,他在病重之时仍然不忘录制评书,可以说是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评书事业。

崔凯说,单田芳的离开很可惜、很遗憾,评书界又痛失了一位评书大家。

鞍山是评书之乡,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传名录中,单田芳、刘兰芳都源于鞍山。单田芳离世的消息传出后,在电视台工作的徐文祥几度哽咽,作为单田芳的徒弟之一,他追忆单田芳时,用了四个字:恩师如父!

穆凯:评书界痛失一位艺术精神领袖

图片 16

穆凯是评书大家田连元的徒弟,之前也有与单田芳先生有数次同台演出的经历。得知单田芳先生逝世的噩耗,穆凯的思绪一下回到了2015年与单田芳共处的时光聊天时的情形。

今年60岁的徐文祥是2014年正式拜单田芳为师的,也是单田芳从艺70年中,唯一举行正式收徒仪式接纳的徒弟。2014年在鞍山的胜利酒店,56岁的徐文祥和50岁的杨东玉拜师,成为单田芳的38、39位徒弟。

穆凯回忆说,2015年单田芳先生在鞍山在办了一次大寿,这是单田芳先生最后一次办大寿。当天,鞍山曲艺界人士悉数到场。因为要赴外地演出,穆凯和郝赫老师、张千老师提前一天给单田芳先生暖寿。“当天我们几个人和单田芳先生在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提及了很多往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穆凯难忘又悲痛。

回忆起拜师的情景,徐文祥印象特别深刻,当时老师的腿已经患病,无法走动,但为了接纳这两位徒弟,特意从北京回来,坐着轮椅出现在收徒仪式现场。“师傅当天精神状态不错,与家乡曲艺界的朋友们侃侃而谈,还时常把大伙逗笑”。

“当年辽宁的四位评书大家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已去其二,评书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只剩下刘兰芳和田连元二人”,穆凯悲痛的说,单田芳先生的去世,让评书界痛失一位艺术精神领袖。

图片 17

大师生前接受采访自嘲

“自古拜师都要给师傅准备礼物,我和杨东玉俩人买了一万多元的东西送给老师,结果拜师之后老师把我们喊了过去,特意取出一万元还给我们俩。”徐文祥哽咽着回忆,“当时他说,好好传承评书这门艺术才是最重要,让我们俩铭记于心。同时,也要监督老师,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们要畅所欲言,直接指出师傅的不足。”

天生就是挨揍的脑袋

惟一女弟子:“我俩生日就差一天”

↓↓↓

回顾大师生前

单田芳之前在鞍山收过一个女徒弟,也是他的大徒弟,名字叫郭燕娟,如今是辽宁省公安厅内保总队的高级警监。说到最后一次见面,是师父83周岁在鞍山过生日的那一天。师父曾经说“我过生日你总是第一个知道。”郭燕娟笑了,说其实自己跟师傅的生日就差一天。她是十月初十,师傅是十月十一。

经典作品《白眉大侠》

图片 18

↓↓↓

对于她来说,师傅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优秀艺人。艺术境界达到那么高了,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但为人仍旧那么低调、宽厚。昨晚她得知师父去世的消息后,已经打点行装,出发去北京送师傅最后一程。

这个消息一发布,网友纷纷留言悼念——

省曲协主席:“评书界痛失一位精神领袖”

琦烟宸落:这也太突然了吧!我昨天晚上还在车里听老爷子的评书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