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胡雪岩》,你来得正是时候

原标题:今天讲一个林中鹿和补船木的故事

原标题:《亲爱的,胡雪岩》,你来得正是时候

春天的时候,香港话剧团在上剧场开了一次发布会,是为宣传今年来上海的两部戏《最后作孽》和《亲爱的,胡雪岩》。当时有记者提问确认:都是粤语演出吗?

图片 1

团方工作人员笑吟吟地说:当然啦,因为我们是香港话,剧团。

前几天,有一个做金融的朋友忽然打电话给我,想要托我帮她买香港话剧团话剧《亲爱的,胡雪岩》的演出门票。我一时有些诧异,平常不怎么进剧场的朋友竟然开口让我帮她买这部《亲爱的,胡雪岩》?

刚刚过去的周末,我们再次为香港话剧团惊人的原创力所折服,比起两年前的版本,这个再生版《亲爱的,胡雪岩》**毫无悬念地又一次征服了全场观众。**

我接着问她为什么要看这部剧,她竟然觉得我问的有些奇怪:「胡雪岩哎,中国最出名的红顶商人……

一部讲述晚清传奇红顶商人胡雪岩的“历史正剧”,怎么能做得如此好看?我们接着往下聊。

原来她是冲着胡雪岩「红顶商人」的名号来的。跟我这位金融朋友的聊天,从胡雪岩自然而然地就过渡到了国内经济,就过渡到了现在的商人。现在,很多人在为国内经济担忧;现在,很多大商大贾成为了全民偶像。

话剧《亲爱的,胡雪岩》,是为书信开头的一句“My Dear,胡雪岩。”

环瞰今天,全国首富轮流变幻,但是还有胡雪岩式的人物吗?

看完觉得也只有香港话剧团会这么玩,用这一声亲切又诙谐的称呼,把这一位传奇人物创新而不失敬地重塑。

就像导演司徒慧焯说的那样,在我们今天的时代背景下再来看胡雪岩,一定会感慨良多。

说胡雪岩传奇,因他是晚清著名的红顶商人,创办了世人皆知的胡庆余堂药店,参与了洋务运动,是李鸿章与左宗棠的纷争中的重要人物…….

由香港话剧团出品的《亲爱的,胡雪岩》马上就要开始在国内巡演了,我们今天摘录了一篇剧评人黄锐烁的文章,希望给大家带去一些观剧参考。

图片 2

文 | 黄锐烁

▲ 胡庆余堂,去杭州肯定看见过!

图 | 香港话剧团 HKRep

传奇也因他一生跌宕:出身贫贱,却凭才智穿上黄马褂,富甲天下,简直可以套用《汉密尔顿》唱出来(?):

How does a cowherd,orphan, son of a hick

And a choreman,

dropped in the middle of a forgotten spot in HULI Village

By providence, impoverish in despair,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millionaire……

■ 《亲爱的,胡雪岩》香港探班 ©
广州大剧院

不过这里的”Hero”,也是和《汉密尔顿》一样描摹了一个“多面”英雄,留给看客评判黑白。胡雪岩有他的智勇谋略,悯怀天下,也有自大障目,迷惘孤独。

看戏十年,目之所及,胆敢以「流水账」一般的结构立于舞台之上的剧目,并不多见:《南海十三郎》算一个,《宝岛一村》算一个,《三昧》算一个,林兆华版《白鹿原》算一个,本文所要讨论的《亲爱的,胡雪岩》也算一个。

图片 3

长久以来,由于话剧自身「西方舶来品」的属性,中国话剧编剧大多取法西方编剧理论,但如上所提及的几个剧目,却皆取法于「中」,他们在结构上有如明清传奇《桃花扇》、《长生殿》般时空自由,时间为线,事件为点,点线结合,线性前行。观众读之赏之,有如坐轻舟过万重山,走马观花之间只取一瓢心头好独自思量。

此次18年版本较16年初版加入了一个全剧的讲述者,即胡雪岩的跟班老四这个虚构角色,不仅使年40年岁月变迁换得以用更自然的口述引出。也让这一声“亲爱的”有了老四这位亲历人最契合的视角落点。

这类剧作,创作者绝不仅仅是为了表现角色个人悲喜,除却剧中多如牛毛的人物,总有一个名为「历史」的角色在暗处屡掀风云,徘徊不去。创作者「以人带史-以史写就沧桑-以沧桑成就命运喟叹」的野心,使得他们的剧作无法再「屈从」西方经典式的「团块式」结构,而非采用中国戏曲般的「点线式」结构不可。

老四自身的成长,从目不识丁到读四大名著,再到学会胡雪岩教的“目光放长远”,为他写下小传,正映证着胡雪岩亦师亦友的影响。

图片 4

图片 5

《亲爱的,胡雪岩》成稿于1998年,由在当时被视为极具实验精神的剧作家潘惠森先生所作。《亲爱的,胡雪岩》全剧长达30余场,以清朝末年著名的红顶商人胡雪岩为核心,历经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如椽大笔写就其40余年的跌宕人生,将历史的风雨与时代的变迁一并带出。他以胡雪岩的人生跌宕写就了清末的王朝兴衰沧桑,又以王朝的兴衰沧桑成就了人物的命运喟叹。

看完全剧以后,真是有想买剧本的冲动,31场戏,事业,家庭,精神世界三线并进,松弛有度。写他盛极一时,叱咤风云,也写他走下神坛,在冷战的妻子面前撒撒娇,在知己前吐露脆弱,在兄弟面前插科打诨。

长达30余场戏的剧目,浓缩于近3个小时中演完,这让我们在读剧赏剧时总不免有「流水账」之感,但如果真像流水账一般不加选择,不加编排,不加提炼,那么剧作定然是一马平川,索然无味。

编剧时刻安插的冷幽默,加之粤语台词,让本是严肃的历史题材可看性飙升,就像胡雪岩对王有龄一本正经说的那句:“你不快乐。”
非常爆笑。

因此,我们可以在《亲爱的,胡雪岩》一剧中见到剧作家的匠心独运。此剧的剧情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序列,第一个序列是作为全剧主体的商政大事件:资助买官 – 开办钱庄 – 购置军火 – 鲸吞茶业 –
解困杭州 – 开办药房 – 备战缫丝 – 借银中堂 – 雪溶搬家;

图片 6

第二个序列是穿插在商政大事件之间的家庭戏码:如第五场《布僧》、第十六场《派粥》、第十八场《不明》、第二十一场《太极》,以及全剧最终一场的《搬家》;

故事开头就极具港式的市井生活气,从一场抢鸡腿的小事中引入,还顺带胡雪岩的母亲和媳妇跑来像TVB里一样来劝架。

而最为难得的是第三个序列,这个序列从现实的情境中旁逸斜出了几个空灵而饱含深意的场次:如第八场《黑洞》、第十一场《捉蟹》、第二十场《祭鹿》、第二十二场《本能》和第二十九场《雪溶》。■

笑闹过后,一个穿着官服的人从后景踱步走来,他正是胡雪岩倾家荡产相助的的王有龄,如今他功成名就,回到杭州治理一方,这体现了胡雪岩身上最大的亮点——远见卓识

图片 7

这使他在商界顺风顺水,遇上自己的伯乐左宗棠,开办阜康钱庄遍及各省,胡庆余堂药店留名百世……

这三个序列如针脚穿插,疏而不漏,互为因果,有表有里,且动静相宜,各有作用。第一序列是全剧的主线,它挟雷霆万钧之势直扑观众,写出了胡雪岩游走于商界、政界的逍遥自如,是强者的正面历史举动;

在他登上高位后,有一幕超现实的处理让人印象深刻,杭州饥荒,他给百姓送米救济,所有在后景横七竖八的尸体忽地醒了,像循着靠山,向胡雪岩爬去,胡雪岩则因黏来的饥民站到椅子上,忽的喊了一声有力地“起”,让众人站了起来。

第二序列是冷热调剂的家庭戏份,他提供了胡雪岩在商政大业之外的一个隐晦侧面,褪去了雷霆万钧与叱咤风云,只余下拳打棉花的种种无力;

图片 8

第三个序列之所以难得,在于其从具体的现实情境中进入到了意象、意境的世界,是对胡雪岩精神深渊的深切关照,也是对生命个体与历史风云关系的诡谲凝视。

究竟是胡雪岩自愿当人民岿然不动的大树,还是人潮推向胡雪岩站上高位?导演说:“作为一个小人物,不会说要怎么样去救国家,但是你到了一定的位置,怎么都要去背负一些东西。久而久之,你的嘴里就会说那些话了,讲着讲着,自己就会骗了自己。”

编剧以胡雪岩40余年的兴衰人生为线,以三个序列中的种种事件与造境为点,点线结合,线性前行,直将此剧写成了一出极具戏曲风格的「点线式结构」大戏。即便此类剧目总是「以人带史」,继而「以史写就沧桑」,但最终的落点仍然是「以历史沧桑成就人物的命运喟叹」,因此,最为直观,最为令人关注,也最为令人「心有戚戚然」的,仍然是剧中人物的悲喜。

总之,这部话剧并无意塑造个人英雄主义,在这里有“鹿”和“黑洞”两个意象直指胡雪岩的另一面。

因此,谈《亲爱的,胡雪岩》这个剧,绝避不开要谈谈剧中的几个重要人物。

“我一出生就是一只鹿,一只鹿不懂什么叫欲望,它只有一样,叫本能。”

  1. 图片 9

鹿,是他对自己的比喻,开头结尾都出现的皮影戏中奔跑的鹿,他如鹿寻林,不问为何,只知一个劲向更远更深处探索。

正如前文所言,此类剧目的人物常多如牛毛。历史正如四面台,众人粉墨略施,就开始你方唱罢我登场。《亲爱的,胡雪岩》一剧的角色主要可以分为四大类:商人、官员、江湖人士、平民百姓。

图片 10

胡雪岩作为一代巨富,所结交之人自是三教九流不拒,五行八作不拘,上至朝廷大员,下至街井走徒,无论是为名为利,还是为人为善,加之商人属性,无不是四通八达,左右逢源。所以,以胡雪岩为核心,我们得以切开一道横截面,看见了那个时代众生的浮世绘。

而黑洞,是他对自己处境与心境的反映,他说:“我好像在一个黑洞里奔跑,永远见不到尽头。”类似于那句对汉密尔顿唱的“He
will never be satisfied.”

图片 11

永远不会得到满足,就像他扬言要开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想当这个国家救世救民的神一样,是自大且危险的。

先谈商人。剧中的中外商人,无不被胡雪岩的光芒掩盖了颜色,如黑夜作为星辰闪亮的背景般成为胡雪岩惊人经商才华的陪衬,以致面目模糊。编剧写就胡雪岩的故事,本可以老老实实地将此剧命名为《胡雪岩》,却偏偏在「胡雪岩」前面加上「亲爱的」三个字,这或许可以成为我们解读剧中胡雪岩的一个入口。

上半场中,他选择鲸吞茶叶与洋商斗智,好似总能化险为夷,但就像饰演胡雪岩的潘燦良说:“人生存在时代里面,时代会不断在改变,当时代有很多不同的东西去冲击你的时候,无论你有多强,有多无敌,时代都会打败你的。

需要首先声明的是,剧中的胡雪岩绝不可以等同于历史中的胡雪岩。历史中真实的胡雪岩是不为人所确知的,正史不会给一个商人留下只言片语之外更多的笔墨,他的形象,是由无数的稗官野史与街谈巷议构建起来的,是一种集体创作。而剧中的胡雪岩,是在集体创作基础上重新构建的属于潘惠森先生的胡雪岩

打败胡雪岩的有李左两斗的内忧,洋商作奸的外患,更有近代化进程的时代变迁。

图片 12

图片 13

那么,潘惠森文本中的胡雪岩,为什么是「亲爱的」?什么又是「亲爱的」?「亲爱的」,我将之解释为「可亲可爱的」。将胡雪岩称之为「亲爱的」,是试图拉近我们与时代强者的距离,是摒除敬畏而得以亲近与理解的基础。

舞美的设计更体现了这一悲剧,当众人把走路的踏板立起象征着一根电线杆,他站在上海的第一盏电灯下,像皮影戏里被照亮的鹿一样,在时代洪流下显得那么弱小。

胡雪岩的「可亲可爱」,首先在于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他要名,要利,要飞黄腾达,早早就选择了要成就一番事业,以至于甘愿嚼啃咸豆也要资助王有龄买官,这样的胡雪岩有欲望,活生生,令我们感到亲近;

而连接胡雪岩所站台子的桥板收回,喻意掌握胡雪岩商业命脉的船舶四散,他身处之地台仿若孤岛,从坐拥金山变成两手空空。

胡雪岩的「可亲可爱」,还在于他在名利之外的举动,他开设当铺助民,更开办药房济世,在名利之外,存有爱民之心,济世之念,这样的胡雪岩,令我们愿意爱他;

纵观整个天圆地方的舞台,喻示着胡雪岩想要征服的天下,黑色铁链构成的帘幕置于后景,时而可以穿过时而是屏障,像是胡雪岩心里波动的烦恼丝,也像是随光影波动像正吞噬的黑洞。

胡雪岩的「可亲可爱」,更体现于他在时代风云中的生命自觉:洋人以鸦片在中国牟利,他就用茶叶从洋人口中夺食。洋人恐其垄断而故意压价,他索性鲸吞茶业,令洋人无价可谈,有如孩童游戏般认真而又任性而为。而正如林克欢先生所言,「他以一己之力在完成中国的近代化」,虽然他终究以失败告终,但这令他在「可亲可爱」之外,又添一分「可敬」。

图片 14

图片 15

▲ 上海场谢幕

再谈官员。与胡雪岩密切相关的官员,最初是王有龄,然后是左宗棠,最后是那个从未出场但掌控一切的李鸿章。

最后,有人用一百万收他的胡庆余药店招牌,身无分文的他却扬手把牌匾给了人补船,看似淡泊也不乏讽刺,放眼天下的他,这些银两已经填不满他被撑大的野心,又有何用。

王有龄是个很「丧」的官,他有经国济世之念,却被时势所困,处处不得舒展,直至被胡雪岩点拨,方得几分信心;在一个末世王朝中,他为官处处不自在,于是寄望于胡雪岩,希望「我做不到的,你去做」;太平军围困杭州城,王履谦公报私仇,撤军杭州,以致城内弹尽粮绝,饿殍满地。王有龄守不住杭州,吞金自尽,为官之路走到尽头,死前仍寄望于胡雪岩,一块当年买官的包银布成为遗书,他希望胡雪岩替他为国家做点事情。

胡雪岩的一生多是稗官野史,据《见闻所录》记载,胡雪岩酷爱女色,剧中也设置了他在外私会的一位神秘女子阿香,但却并非为私情所设。不同于与妻子间的家长里短,她是胡雪岩的灵魂伴侣,两人的对白总会形成一种暗合的互文,在结尾处自审的胡雪岩与谈雪的阿香,也有这般超现实的对话,剧作用这位趋近理想化的女性角色去展现胡雪岩的精神上的诉求与孤寂。

然而清廷官员之间的斗争并未随着王有龄的殉国而消失
——左宗棠与李鸿章的政斗注解了末世清朝早已消逝的「人和」,一个王朝在私欲与铲异的人心黑洞中轰然倒塌,胡雪岩也在这人心的黑洞中被献上祭坛,巨富神话转瞬幻灭成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