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大侠成绝响,人间再无李元霸。

原标题:单田芳老师留给我们的,是一个盖世英雄和草莽江湖的梦

原标题:白眉大侠成绝响,人间再无李元霸。

小时候,我是真以为历史上有个天下无敌的李元霸,有个白马银枪的小罗成,有个女中豪杰、天下兵马大元帅樊梨花。

台上的罗艺、罗成、杜文忠等人替秦琼捏了一把汗;武奎、武亮却洋洋得意,心里美滋滋的,暗暗高兴,心说:孙成是我手下一宝,这一回我看你秦琼是准输无疑。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90年代的农村,电视还没有普及,家家户户倒有个小喇叭,绿颜色的,挂在柱子上,下面垂着一根线,一拉,就可以听广播。我小时候的所有知识,一来自于翻箱倒柜读破书,二就来自于单田芳老师的《隋唐演义》和《薛家将》,我从“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威震山东半边天”的神拳太保秦叔宝开始,一路听到扫平辽东的薛仁贵,听到征西的薛丁山,听到寒江关的樊梨花,再听到反唐的薛刚。

可是,还能听到这“下回分解”吗?

我听着单田芳老师一板一眼的评书,说着那些真的假的,乱世的风云,盖世的豪杰,一边写作业,一边神游四海,能把一下午对付过去。我有个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事,听完什么,看完什么,立马可以对着别人从头到尾吹一遍。那时候,一群乡村孩童围着我,把我当个小说书先生。有一回,我还因为隋唐演义的事情和我邻居家的四爷爷掐上了。我说罗成厉害,他说罗成算个球,排行第七不够看,我说李元霸都被他回马枪挑落了紫金冠。一老一小,把评书当正史讨论,后来一问,俩人听的版本还不同,他听的是田连元老师的《隋唐演义》。

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作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图片 1

图片 2

我从小儿,就是个唐粉,没办法,脑子里总是白袍小将薛仁贵手持方天画戟的形象,总是兵马大元帅樊梨花天下无敌的英姿,那时候,伟大的李世民在我眼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1934年12月17日,单田芳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出身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人称“白丫头”;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

后来长大了,看了新旧唐书、资治通鉴,才明白,原来李元霸不存在,罗成不存在,宇文成都也不存在,程咬金不是二傻子,薛仁贵的主要功绩在高宗和武后朝,苏定方不是坏人,还是一代名将,李世民堪称帝王中的大英雄,不是软蛋怂货昏君唐童。但只要提到隋唐,脑子里还是会不由自主回想起罗成白马银枪的身影,回想起瓦岗寨的一众豪杰,单田芳老师的声音,挥之不去。

图片 3

如果说,戏曲是上层社会的审美,那么评书、相声,就是咱们底层老百姓当年最好的享受,响木一拍,折扇一摇,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枝说的是历史烟云里的帝王将相、盖世英雄,另一枝说的是芸芸众生中的江湖儿女、草莽豪杰。单田芳老师讲过隋唐的盖世英雄,也讲过市井江湖间的白眉大侠。正如他说的,评书就是要扮演人生百态,一会儿要学宰相说话,一会儿又要学将军说话,再一会儿还要学傻子说话,书生不能自称老子,豪杰不能一口一个在下。

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也经历过动乱的年代,也遭受过迫害,所幸先生还是一路走了下来。1979年重返书坛。

图片 4

自1979年5月1日,单田芳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瓦岗英雄》)始,先生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六亿。

单田芳老师讲帝王将相的时候,往往不如讲那些草莽英雄带劲。小时候,最喜欢听的却是单田芳老师评书里的骂人话,比如说:“上为贼父贼母,下为贼子贼孙,本身是个贼,顶风臭出八百里。”“混蛋!混蛋加三级!
”“说人话不干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 ”“头顶长疮脚底板流浓,坏透了。”

入行六十年来,他先后出版了近四十部评书,是全国出版评书最多的评书演员。《大明英烈》入选《中国十大传统评书经典》丛书。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并为中国曲协会员,中国通俗小说研究会会员。

单田芳老师的评书也是有套路的,比如说:
我方是官兵,敌方是土匪时,对面乌合之众,平时打家劫舍,刀枪都不全,哪受过正规训练,怎么跟官兵比,一打就打花拉了。反过来说,我方是土匪,敌方是官兵时,对面乌合之众,平时只知道欺负老百姓,哪有什么战斗力?我方江湖豪客,武功盖世,一打官兵“嗡
”全跑了。”

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单田芳先生截至2007年录制的评书巨作已达100多部,在听众中广泛流传,而广播电视评书《红色将帅传奇》开篇之作《贺龙传奇》是其中最长的一部,也是他在艺术上的一次新的尝试。2008年06月21日,开讲电视评书《红色将帅传奇》。

再比如说:“我方是土匪,敌方是官兵,对面是朝廷的鹰犬,官府的败类,欺负老百姓,鱼肉乡里,我方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反过来,我方是官兵,敌方是土匪,对面绿林的草寇,打家劫舍,横行乡里,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我方是朝廷的忠良,奉旨讨贼,为民除害。”

图片 5

但这个不是单田芳老师的锅,这是中国传统话本小说的锅,人物过于脸谱化,情节过于简单化,说的是庙堂江湖的故事,道的其实是市井小民的朴素价值观。在真正的历史上,政治斗争绝不是瓦岗的一炷香,也不是单员外的一腔热血,不是道义和背叛这么简单,也不是侠义和邪恶那么明白。

2010年7月,75岁的单田芳又要出山,录制的现代电视立体评书《羊神》日前在北京杀青,并在电视台播出。
2011年,单田芳出版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图片 6

20岁拿起惊堂木,说三国话隋唐,英雄好汉、才子佳人他一说就是60年。60年里,他饱受磨难,几经沉浮,“文革”时哑了嗓子,九颗牙被踢掉,却从未放弃过这片舞台。于今年迎来从艺60周年,他说,“我不会休息,我要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一直说下去”。

但老百姓呢,就好这一口,简单粗暴,要么是义薄云天的大侠,要么就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混蛋加三级。说书的,图个明白,听书的,图个痛快,单田芳老师,单论说书的硬功夫,他不如袁阔成,但他妙就妙在接地气、得人心,在他巅峰事情,堪称中国评书界的流行巨星,当年每天曾有上亿人听他说书。人称“有井水处,就有单田芳的评书”。

白眉大侠成绝响,人间再无李元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